2014年3月1日

在華府新聞博物館留名的台灣記者:Newseum & Henry Liu


在華府新聞博物館新聞人員紀念碑留名的Henry Liu,對台灣民主影響甚深。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4/3/1,此為照片完整檔)
華府向來以眾多、密集、免費的博物館聞名於世,但我總覺得這些博物館跟我不親。好不容易找到一間跟台灣比較有關係的,偏偏命運捉弄人,門票要價23.21元美金(可參觀兩天),但新聞博物館(Newseum)值得參觀有兩大理由。第一,為了館內那幅「新聞自由世界地圖」(Press Freedom Map),因為我們是亞洲一片黃紅燈中少數符合新聞自由的綠燈國家(還有日本與巴布亞紐幾內亞),真的值得驕傲;第二,為了親睹館內唯一列名紀念的台灣記者Henry Liu劉宜良(1932-1984),事實上他的筆名更響亮,當年「江南案」發生時我在念小學。華府一堆博物館中就屬新聞博物館對台灣最阿莎力啦,大力推薦有機會到華府的人,絕對、務必、戮力、掏錢參觀!



台灣是亞洲非常少數新聞自由達到綠燈的國家。



用憲法當門神的新聞博物館
被英國《週日泰晤士報》譽為全球最酷的12個博物館之一的新聞博物館,坐落於華府賓夕法尼亞大道上。樓高七層,採透明玻璃設計,遊客無論從外望內或由內望外都一清二楚,大概是象徵新聞追求真相、而真相需要大白的精神吧。許多旅遊雜誌都說這兒頂樓視野非常好,是眺望國會大廈、華盛頓紀念碑、國家廣場的最佳位置。即使門票不斐,每年仍吸引超過200萬人次的參觀。


1997年無黨派色彩的基金會Freedom Forum以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以及全民精神自由為宗旨,在維吉尼亞州創立了新聞博物館,2008年才搬移到華府現址。多年來,在大眾和媒體之間扮演溝通橋梁,並致力提升人民對新聞自由重要性的認知。正門上方有一堵磅薄的石牆,劈頭就刻了45字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原文如下:

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 
國會不得制定下列法律:確立國教,或禁止信仰自由;或侵犯言論與新聞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和向政府請願申訴的權利。


華府新聞博物館刻有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地址:555 Pennsylvania Ave NW, Washington, DC。


門口展示超過80份國際報紙當日的頭版新聞。


大廳有架直升機,但我沒空細究,只想趕快找到Henry Liu。



三樓的新聞人員紀念碑
我搭上透明電梯來到三樓,在邊間一隅找到新聞人員紀念碑(Journalists Memorial)。先來談談史上第一位殉職新聞人,Elijah Parish Lovejoy(1802-1837)。他出身緬因州,是牧師、記者、報人以及廢奴主義者,1837年為了從蓄奴主義者手中搶下他的第四台印刷機(前三台都被蓄奴者摧毀),被暴徒開槍射殺當場死亡,死時未滿35歲,結婚剛滿兩年,遺下兩個孩子。他的犧牲引發大眾對廢奴議題的關注,被視為是美國內戰第一名受害者。隔年,林肯在演說中提及這個不幸事件。百年多來,人們不斷紀念這位美國史上第一位為爭取新聞自由而捐軀的牧師報人,他的後代至今仍在美國國務院專責社會公義制度的建立。


新聞博物館雖鼓吹新聞自由,但有時力有未逮。就在去年2013年,館方首次將兩位遭到以色列軍方砲擊身亡的巴勒斯坦阿克薩電視台(Al Aqsa TV)記者列名在新聞人員紀念碑上,隨即受到親以色列團體的強烈抗議。以方認為阿克薩電視台隸屬於哈瑪斯激進組織(Hamas),旗下的記者是恐怖分子,館方捲入了猶太人與阿拉伯人的地雷區,最後迫於壓力,只好撤回他們的名字。在美國,碰上猶太人還是得轉彎的。


當年希拉蕊揭幕致詞時提到:進入戰地的人,只有醫療人員跟新聞人員沒有攜帶武器,


記者甘冒生命危險,挖掘真相,難敵砲彈攻擊,但記者的報導卻有可能擊退大軍,改變很多人的生命,或維護民主。



找到亨利劉,江南案的劉宜良
狀似透明弧形的新聞人員紀念碑,挑高約二層樓,採弧形玻璃設計,刻有自1837年迄今殉職的2千多位新聞從業人員名單,地點遍及世界各地。紀念碑由當年第一夫人希拉蕊親自揭幕,揭幕之初劉宜良是唯一列名的華裔人士我伸長脖子用肉眼搜索,終於,在1984年最後一個名單上,看到了Henry Liu。我想除了他應該沒有其他來自台灣的記者吧,衷心期盼,他是唯一的一位,也是最後的一位。


版片越上方的名字,代表殉職年代越久遠。



每年五月,這裡會新增前一年的殉職名單,光是玻璃板的移動與調整,得耗時三週。



我仰著頭找了一會兒,脖子一陣酸,終於看到HENRY LIU,但FREELANCE那字,嗯,有點蹊蹺。


我望著牌子上的FREELANCE,雖說這個字很中性,但忍不住揣想,也許真應了江南案當事人吳敦在電視專訪23:04中說的:「江南是台灣培養出去的情報員,在美期間又接受大陸的吸收,但他真正的身分是FBI,所以美國才會這麼重視這件事,這才是真正的緣由。」雖然劉宜良遺孀崔蓉芝否認他是情報員,但從之後陳啟禮、吳敦、張安樂在台灣或美國服刑期間所受的特殊禮遇來看,我怎樣都覺得FREELANCE這個字有點蹊蹺呢。無論如何,資深報人陸鏗在《蔣經國傳》代序中提到,江南案對台灣民主做出具有歷史意義的貢獻,同時也讓蔣經國順應民主潮流,開放黨禁、報禁,而黨外人士也利用江南案爭取民主空間......。


2009年9月14日,華府新聞博物館放映好萊塢電影《被出賣的台灣》(Formosa Betrayed),導演是Adam Kane,其中刁毓能(Will Tiao)是台裔美籍,身兼製片、編劇、演員。多位美國參、眾議員均出席觀賞。劇情改編自江南案、陳文成案等,榮獲第8屆聖地牙哥電影節最佳影片獎與最佳男主角獎。


江南案始末。






館內其他展示:柏林圍牆、911殘骸......
尋找Henry Liu的任務圓滿達成之後,我才開始留意館內其他展覽,深深折服於它們的互動式設計。例如:收藏柏林圍牆的一小段、911世貿大樓高溫融化的部分殘骸、歷屆普立茲獎攝影作品、15、16世紀的珍貴刊物以及歷年的舊報紙、身歷其境的4D戲院、可體驗記者、主播角色的模擬攝影棚,就連廁所的牆壁上也佈滿各種新聞標語。


光是五樓一層就讓我逛了大半天,


各時代風雲人物之下,還有地層式分析,


我最喜歡的News History Gallery,裡面光線暗,羅列人類五百多年來每一年的新聞事件,我當然要找找自己出生那年的新聞版面囉,


還有1912年的頭版頭條,鐵達尼號等。


看看女性主播幾十年來的服裝演化,


戰地記者的襪子、設備,


早年的記者跑新聞沒有先進科技的幫忙,真是辛苦。


性醜聞是新聞永恆亙古的題材。


四樓的HP New Media Gallery採互動式設計,


1976年美國記者Don Bolles汽車炸彈遇害事件。


下到二樓來點輕鬆的,看看美國第一家庭狗"史",


原來美國人愛大型狗從國父華盛頓就開始,其來有自。


最後看看紀念品區。



新聞博物館簡介影片。



2 則留言:

  1. 一次偶然機會從廊道經過,沒進去參觀,但由妳的介紹,也可了解博物館陳設,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的蠻值得去看,雖然門票貴。謝謝你的留言。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