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9日

華府強力春藥之五月花飯店與美中台關係(1/2):The Mayflower Hotel


五月花飯店建築外觀圓渾,號稱「華府貴婦」(Grand Dame of Washington D.C.)。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5/3/8)
華府做為全球政治中心,除了宏偉的街道建築、光鮮的政要名流之外,也是桃色新聞的熱點,不然前國務卿季辛吉怎麼會說出「權力是最好的春藥」這句至理名言哩。創立於1925年的五月花飯店(The Mayflower Hotel),距離白宮步行只需十分鐘,《紐約時報》曾說,如果你在五月花看到一位美女,質感優雅但高跟鞋出奇性感,沒拖著行李就直奔電梯,那麼很可能她一小時收費500至5000美金不等,就算她在一樓大廳佇足等候,通常點的飲料都很陽春,因為不消幾分鐘,就有人接她上7、8樓,當年陸文斯基的860號房、紐約州長的772、871號房均位於此。90年來飯店少有糾紛之事,從門僮、櫃台、琴師、酒保到管理高層,深諳客人隱私潛規則,口風緊的很,難怪甘迺迪、柯林頓在這金屋藏嬌,替陽剛華府增添不少艷趣不過,五月花飯店對美中台三方有其嚴肅的政經意義,1961年副總統陳誠訪美期間曾在此宴謝甘迺迪;1973年這裡一度成為中國大使館前身;而1978年39歲的蕭萬長在聖誕夜被迫離開五月花時,正為斷交前的台灣力爭永久最惠國待遇......。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首相邱吉爾、老牌影星約翰韋恩、芭芭拉史翠珊曾大駕光臨。許多政要名流、影視紅星、外交官員、說客記者、情報人員、甚至應召女郎也翩然而至。地址:1127 Connecticut Avenue NW Washington, DC。


《華盛頓郵報》記者曾說,五月花雖處市中心,但客房隔音很好,裡頭非常安靜。


據說五月花飯店外面常停著漂亮、高調的跑車。


走過大蕭條及二戰,經歷過數次整修,


一貫厚實低調的外牆如昨。



五月花的流變與多嬌
五月花飯店由Allen E. Walker創建於1925年、一次大戰後的爵士時代,它是華府最早有冷氣的豪華旅館,建築上大量使用黃金鑲邊,金碧輝煌的程度僅次於國會圖書館。古典的四柱床、錦緞座椅、絲綢壁紙、義大利大理石浴缸、成套的窗簾床罩,反映了當時美國取代英國成為世界霸權的氣勢,也是費滋傑羅筆下《大亨小傳》的那個年代。開幕之初,因承辦柯立芝總統(Calvin Coolidge)就職舞會,從此聲名大噪,至今無論是民主黨或共和黨總統當選,只要遇到就職日,飯店都會舉行舞會,已成為一大傳統。


1927年,飛航家林白完成史上第一次橫跨大西洋創舉後在此舉行慶祝舞會。1933年,小羅斯福總統於776號房內寫下著名的就職演說稿"We have nothing to fear but fear itself"。1948年,杜魯門總統在白宮整修期間暫居於此90天,因此五月花是他第二個住址。1950年開始,聯邦調查局局長胡佛(J. Edgar Hoover)就常跟他的副手兼謠傳中的同性戀人Clyde Tolson在此共進午餐,他這一吃吃了二十年,直到過世為止。1960年代起,甘迺迪曾把Judith Exner安頓在八樓,這名情婦會趁賈桂琳不在時偷溜進白宮與總統幽會。1989年,前華府市長Marion Barry在此持有毒品被抓判刑。1996年,身著藍裙擺的陸文斯基與柯林頓發生緋聞,當時她也住過860號房。


最精采的要屬2008年的紐約州長思必策(Eliot Spitzer)。情人節前夕,他用假名George Fox向櫃台登記,以每小時一千美元高價應召了花名Kristen的22歲Ashley Dupré,但他留下曼哈頓第五大道的住址卻露了餡,據說當時FBI幹員贓到時他人在871號房,但入住時他在772號房,嗯,這其中必有玄機。總之這個難忘的情人節,讓這位代號客戶九(Client No. 9)的州長,花費4300美金,外加閃辭下台。


別小看飯店的門僮,


這裡每一個基層工作人員都有火眼金睛,訓練有素,


最愛目測誰是Call Girl。


飯店名字源自五月花號。



見證美中台的三角關係
除了以上這些粉味花絮,五月花飯店其實半世紀以來在美、中、台關係裡扮演關鍵角色。根據《採訪歷史》一書說,1961年陳誠副總統訪問華府,甘迺迪向陳誠表示會盡力防堵中共加入聯合國,因此陳誠臨走前特別在五月花設宴答謝甘迺迪。1973年美國與中國尚未建交,但雙方已互設聯絡處,當時中國駐美聯絡處就設在五月花內。


1978年12月16日,美方告知隔年開始與我斷交。當天,39歲的國貿局副局長蕭萬長銜命赴美,希望趕在斷交前為台灣爭取永久最惠國待遇,《據實側寫蕭萬長》一書中說,彼時肩負談判重任的他,下榻的地點正是五月花。有天他從談判桌返回飯店時,發現行李被棄置在一樓大廳,原來適逢耶誕假期飯店歇業,他只好拎著行李改住附近有間麥當勞的旅棧,我想當時他的心情一定從五月花來到了雨夜花。經過十多日艱辛斡旋,終於在12月29日斷交前三天,替台灣煉成了這帖保命丹,回台時他嘴破眼腫,還拔了十一顆牙,足見國事如麻。蕭萬長前腳剛走,鄧小平後腳隨到,兩人中間僅隔一個月,鄧小平首次訪美的酒會就選在五月花飯店,包括卡特總統在內的華府要員,當時都出席歡迎。


一樓大廳。


當年微笑老蕭的行李就是被丟在這裡。


史上許多社交盛宴均在此舉行。



看看名流們穿梭在五月花晚宴的身影吧。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