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5日

華府甘迺迪中心的雲門舞集與其他台灣天團:Kennedy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

雲門舞集在華府,甘迺迪中心。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6/2/21。此為照片完整版)
有些地方很有名,但你非得等到一個心情,才願去。上上週六傍晚,頂著零下12度低溫,沿著波多馬克河開車,夕照中留有前日的殘雪,雲門的《稻禾》,召喚我第一次趕赴華府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甘迺迪中心在1971年開幕,當時台美尚有邦交,台灣70年代上得了國際舞台的,我第一個想到的是鋼琴家陳必先(Chen Pi-hsien),不知留德的她是否曾受邀?甘迺迪中心目前是全美最繁忙的表演藝術場地,平均每年為200萬觀眾舉辦超過2000場演出,但它到底是冷戰時期的產物,1973它迎來了列寧格勒交響樂團,隔年1974年莫斯科大劇院的歌劇與芭蕾舞團也來了,我想當時應有人在後台驚險投奔自由吧,就像紐瑞耶夫與電影《飛越蘇聯》演的那樣。


從反共、斷交、雲門、飛彈、台灣之夜走來的,稻禾
其實,甘迺迪中心曾是台灣的傷心地。就在開幕七年後的1979年1月,台美斷交都還未滿月,這裡盛大上演一齣慶祝中美建交大戲:America Entertains Vice-Premier Deng Xiaoping。當天鄧小平與卡特連袂,在甘迺迪中心二樓包廂觀賞演出,「這廂新人笑,那廂舊人哭」,恐怕是當年我方寫照。這口氣台灣忍了16年,1995年的雲門舞集,是台灣第一個踏上甘迺迪中心表演的團體,當年澎湃舞作《九歌》,或許不知它正為相隔不到半年的飛彈危機預做準備。1996年爆發了台海危機,正當美國兩艘航母協防台海、台灣首次總統大選前三天之際,春寒料峭的華府這頭,一場【為民主而唱】的非營利免門票的台灣音樂會,就選在甘迺迪中心發聲。


危機過後,台灣首次政黨輪替。2002年台藝大舞蹈系、2003年世紀當代舞團、2005年台灣戲曲學院綜藝團等,相繼來此。2006年盛夏,〈望春風〉、〈望你早歸〉等台灣民謠首次迴盪在甘迺迪中心,這場【台灣之夜】由台北愛樂管弦樂團挑大樑,當中客家作曲家陳建台結合歌仔戲、原民音樂元素的「淡水鋼琴協奏曲」(Piano Concerto "Far Horizon")也在此舉辦世界首演。


二次政黨輪替。2010年雲門帶著《水月》二度登上甘迺迪中心。2013年結合二胡、中阮、手鼓、貝斯、人聲舞蹈的聲動樂團,大概是台灣第一個在甘迺迪中心千禧舞台(Millennium Stage,每晚六時免費開放給大眾觀賞)表演的團體。事實上台灣許多鋼琴家、小提琴家、聲樂家、舞蹈家都曾在甘迺迪中心各個不同演奏廳表演過,但能以團體名義登台的,並不多。


三次政黨輪替。2016年雲門帶來台東池上的《稻禾》,三度舞動華府。當晚賣座佳,幾無空位,白人多於華人,除了英語兼或聽到台語、陸腔、西班牙語、印度文等,大概吃米的民族都對這主題有興趣。環顧四週,若以華麗程度來說,我們台北國家音樂廳其實毫不遜色。開幕前幾分鐘,我看到全身黑衣的林懷民老師從左門入席,他的位子就在我前四排,要不是幾位女士一直圍著他聊天,我真想趨前說:老師你好,我是雲門逃兵,在Ruby主政時期待了2月餘就跑,但真心謝謝你,讓我有了親訪甘迺迪中心的機會。謝幕時很多人起立鼓掌,我屬其一,同時有東西不斷盈眶著。人在國外,特別敏脆,到甘迺迪中心圖的並不是藝術,而是對故鄉激情的投射,以及投射過後的重新安頓。因此,《華郵》這篇舞評我當然不太認同,但也說明當晚一小時10分的表演,為何現場會有那麼多咳嗽聲了。


雲門帶來故鄉情。


從甘迺迪頭像望向四層樓高的Opera House。


開演前。


Opera House,鋪滿紅天鵝絨,嵌了金線的舞台紅幕,贈自日本政府。頂上的水晶吊燈,贈自奧地利。二樓包廂,卡特與鄧小平坐過。工作人員走來說,噢,抱歉這裡禁止拍照。


散場後,許多觀眾都來這面閃著金屬神性光澤的海報牆,拍照留念。



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簡史
1933年小羅斯福總統夫人希望為大蕭條時期的失業演員,建立一個藝術中心提供工作機會。之後經過許多周折與討論,1958年艾森豪總統簽署了國家藝術中心法案(The National Cultural Center),為了紀念艾森豪的貢獻,日後甘迺迪中心三大表演廳之一以他命名。國家藝術中心的設計由建築師Edward Durell Stone操刀。甘迺迪總統上任後,非常支持此一計畫,他曾說過一句名言:「人們不會記得我們政治上的勝敗,但會記得我們曾對​​精神文明所做的努力。」1963年甘迺迪遇刺身亡後,國家藝術中心改以他為名,從此這三個字也代表美國藝術界的指路明燈。1964年底,詹森總統主持動工儀式,他翻動泥土所用的金鏟,正是當年林肯紀念堂傑佛遜紀念館動土時所用的那一隻。此處鄰近雷根機場,如何隔絕飛機或直升機起降噪音,「盒中盒」的雙層設計為這裡營造最佳音效場域。


經過多年籌設與準備,1971年甘迺迪中心首次開幕。三大表演廳Concert Hall、Opera House、Eisenhower Theater,依功能分時分天開幕,指揮家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以《安魂彌撒》(Requiem Mass)做為首場開幕式,紀念已故甘迺迪總統,從此,華府步入了藝文時代。這座以七千萬美金打造的大理石神殿(許多富豪家族如福特、甘迺迪、洛克菲勒等均有捐款),讓波多馬克河畔有了音樂、舞蹈、戲劇、爵士樂(艾靈頓公爵是史上第一位登上甘迺迪中心的黑人),即使,仍擺脫不了濃濃的政治味。


甘迺迪中心。柱子前方一格一格的建物,是水門大廈。


內部,有兩個長廊,


一是州廳長廊(Hall of States),


一是國廳長廊(Hall of Nations)。這裡的大理石是義大利政府捐贈的。


長廊盡頭有巨幅中式剪紙,


由中國,二月,年味。


甘迺迪中心有個號稱全世界最大的房間之一的長廊,The Grand Foyer。有人說若把華盛頓紀念碑倒放進來都綽綽有餘。長廊上16座水晶吊燈來自瑞典手工吹製。


甘迺迪塑像,Robert Berks的作品。


長廊一隅的千禧舞台,每日六時提供免費親民的音樂會。當天許多人身著紅大衣,我也是,現場工作人員也是。


雲門晚上七點開演,早點來能看看別的團體演出,有種賺到的感覺。


別忘了上頂樓,寬闊的露台可眺望維吉尼亞州、阿靈頓國家公墓、波多馬克河、雷根機場等,遠方兩根尖塔是喬治城大學。


另一邊可遠望華盛頓紀念碑、傑佛遜紀念館、林肯紀念堂、國務院、喬治華盛頓大學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