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4日

原來華府路邊的「粉紅色腰帶」有台灣山櫻血統:Okame Cherry Trees

擁有台灣山櫻血統的美國路樹,阿龜櫻。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6/4/24)
每年這時節,大華府地區的車道、分隔島、人行道、庭院、停車場等,都可見到各式各樣、大株小株的花樹,我並非園藝專家或主修植物學,經常把杏花梨花桃花等統稱櫻花。但經過幾年下來花粉熱的洗禮,我也開始能簡單分辨幾種櫻花,像是我家附近常見的阿龜櫻(Okame Cherry,學名Prunus campanulata x incisa)與關山櫻(Kwanzan Cherry)。花期較晚的關山櫻,雙層的花瓣太大朵,像是骨架粗的女人,太陽一照花朵泛著油光,有點肥膩,終究比不上有著台灣基因的阿龜櫻伶俐清新。我之所以對阿龜櫻情有獨鍾,是看了黃慶三的這篇文章,才恍然她有1/2的台灣山櫻血統,難怪越看越深緣。老實說,以前在台灣常與娘家人到北投復興三路、陽明山平菁街東昇路、三芝淡水觀賞台灣山櫻,不過都走馬看花,真的是人在異國後,才對所有跟故鄉有關的東西特別投射感情。美國人用土撥鼠預測春天,我則用阿龜櫻,畢竟她是華府地區最早報春的花,比起潮汐湖的吉野櫻(Yoshino Cherry)早開花約三、四週。當我在車內裹著大衣開著暖氣時,一看到路旁〈粉紅色的腰帶〉又出現時,就知道再過一個月氣溫有機會升到華氏60度以上。最近興起捐阿龜櫻樹苗給兒子學校的念頭,一則回饋學校一則日後長憶,不知可否乎?


阿龜櫻。你不覺得她有我們台灣人伶俐熱情的小確幸特質嗎?


阿龜櫻的老爸:台灣山櫻。
(photo from: Wikimedia)



1883年台灣山櫻首次登上國際
台灣山櫻(Taiwan Cherry,Formosan Cherry,學名Prunus campanulata Maxim),也被稱為緋寒櫻,為台灣原生種。他第一次被國際正式命名,居然是在俄國的聖彼得堡,這得感謝1883年那位鑽研日本植物的俄國學家Carl Maximovich。台灣山櫻是所有櫻樹種類中最耐熱、也是花色最艷麗的品種,從平地到高海拔幾千公尺的高山都可見到這種單瓣、小鈴鐺吊鐘型、極早開花的花樹。


1931年美國東部試種台灣山櫻,結果......
根據美國農業部早期的文獻證明,台灣山櫻可在加州中南部存活,但在俄勒岡州與華盛頓州則易凍傷。後來又發現賓州費城的台灣山櫻似乎可熬過寒冬,可惜1931-32年在馬里蘭州Glenn Dale試種的一批幼苗,終究不敵冰雪摧殘。


1942年台灣山櫻+日本富士櫻=英國阿龜櫻
知名的英國鳥類與植物學家Collingwood Ingram(1880~1981),曾在1926年到日本進行植物採集,不知他是否順道遊過台灣?畢竟那是日治時期,總之此行奠定了他世界級的日本櫻花權威地位。據說他很喜歡台灣山櫻霓虹般的花色,苦於樹不耐寒,大約1942年他以紅艷的台灣山櫻為父本,配上耐寒的日本富士櫻(Fuji Cherry)為母本,在英國首次成功培育了這種既耐寒又紅粉的阿龜櫻。除了春華,阿龜櫻的秋色也很動人,加上不易染病蟲害的健美體質,逐漸受到園藝界的青睞。至於阿龜這個名字典故,有人說是取自日本京都千本釋迦堂一位名叫阿龜的女性物語。


此外Collingwood Ingram也是台灣鷦眉(Pnoepyga formosana Ingram)學名的命名者,1909年他根據日人菊池米太郎採自台灣阿里山的一只鳥標本,發表學術文章,這種鷦眉就是現今台灣鳥友暱稱的小滷蛋,可見這位友日的英國學者跟台灣的樹與鳥有不淺的緣分。


二戰結束後美國出現阿龜櫻,1980年代後逐漸普及
阿龜櫻在英國成功培植後,1946年美國植物學家Dr. Henry F. Skinner利用嫁接方式,把她從英國帶到了美國賓州。到了1980年代後,阿龜櫻逐漸為美國人所喜愛,現在從南方的佛州到北方的加拿大,都有她早春粉墨登場的身影。阿龜櫻在1952年獲得了英國皇家園藝學院的優等獎(Royal Horticultural Society Award of Garden Merit),也在1988年拿下美國賓州園藝學院的金牌獎(Pennsylvania Horticultural Society The Gold Medal Plant Award)等各項殊榮。你想想,她有今天這般成就,難道不該感謝來自台灣父系的優質遺傳嗎?


其實除了阿龜櫻之外,華府的植物園還培育出其他台灣山櫻的徒子徒孫,就我所知像是第一夫人櫻(Prunus ‘First Lady’)和捕夢人櫻(Prunus ‘Dream Catcher’)都是箇中代表,而且名字都取的超優雅,也許未來還會出現更多台櫻的後裔呢。祝福台灣山櫻滿天下。


面對此景,我竟然哼起小學時黃俊雄布袋戲主題曲:粉紅色的腰帶,一整個跳tone我知道。


健健美,阿龜櫻。


阿龜櫻毯。


明年再見。



2 則留言:

  1. 時序五月,仍是煙花三月光景...
    繼黃花風鈴木、波斯菊、木棉花與苦楝...開滿金色小毛毬的相思樹也登上花之舞台了。
    春景無限,無限春景...

    回覆刪除
    回覆
    1. 您寫得真好,一整個春天都被您寫鮮活了。我也是超喜歡黃花風鈴木,以前在台南唸書三月都必去照相,想念啊。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