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9日

從逃跑黑奴到維多利亞女王的召見(2/2):Josiah Henson

黑奴透過「地下鐵路」逃往加拿大、墨西哥或加勒比海。


上回介紹了Josiah Henson的前半生,現在來看看他高潮迭起的後半生。1830年9月中旬一個禮拜六晚上,9點,他帶著妻子與4個小孩準備從肯塔基逃往加拿大,太太牽著兩個大的,他背著兩個小的(一個3歲一個2歲),他把一切都計畫好:禮拜天是假日,禮拜一、二他原本要去遠地上工,因此主人Amos Riley最快要到禮拜三才會發現他們逃跑,到時候就算有人追來他們應該逃的夠遠了,這一路上有人會接應,不過一切還得靠自己。


驚險萬分的舉家逃亡
Josiah一家人先搭船從肯塔基逃到印第安納(自由州),接下來的兩個禮拜,白天他們躲在樹林內休息,晚上靠著葫蘆勺(北斗七星)與北極星連夜往北趕路。好多個深夜孩子們又餓又累,不停哭鬧,他很怕遇到野獸更怕被「獎金獵人」抓到,太太怕到好幾次想放棄,再這樣下去一家六口都撐不住。有天,他決定試試運氣到民宅找些吃的,前兩戶人家都拒絕,到了第三戶終於遇到一個好心的女人,不僅讓他進廚房給他一盤鹿肉與麵包,還準備食物讓他打包帶走。Josiah想要付錢表示感謝,但女人堅持不收,他深受感動。


描寫Josiah全家逃亡的插畫


吃了東西大家才有力氣繼續逃,終於,他們到了辛辛那提,這個Josiah熟悉的城市。他們在朋友家待了一個禮拜休養生息,吃些肉、馬鈴薯、麵包、湯、麥片糊等,晚上睡在柔軟的枕頭與溫暖的毯子裡。體力恢復了,友人用馬車載他們到30英里遠的地方,之後他們又得靠自己的雙腳。10月了,北方天氣越來越冷,飢寒交迫,擔心受怕,太太體力不支昏倒。他從背包中拿出最後一點的牛肉乾餵太太,他不停地禱告,太太終於慢慢甦醒,不過他很清楚再這樣下去大家會餓死凍死。


描寫黑奴經由「地下鐵路」逃跑的畫作



印地安原住民的幫助
好不容易他們越過俄亥俄河(Ohio River)到了北方的五大湖區,這時Josiah遇見北美印地安原住民,可能是休倫族(Huron)、伊洛魁族(Iroquois)或亞爾岡京族(Algonkian)。起初印地安人看到黑人很害怕,不斷嘯吼而且做鳥獸散,而Josiah也怕印地安人會抓他,後來印地安人似乎了解黑人是白人統治下的另一群受害者,跟他們一樣,於是慷慨伸出善意的援手。印地安人圍在Josiah一家人身邊,大家一起吃營火烤肉,用手語表達,晚上他們就睡在印地安人用樹皮或獸皮蓋的小棚屋裡。這是Josiah當初沒預料到的原住民的幫助,此時他們離五大湖區的伊利湖(Lake Erie)只剩最後的25英里了,然後他們要從Sandusky搭船到加拿大。


描繪黑奴搭船、有人接應的插畫


後來他們遇到一位好心的船長,讓他們趁著夜色從Sandusky搭船到水牛城。當晚,所有船上的人都為即將獲得自由的一家人歡呼三次,Josiah實在太高興了,高興得像是痛苦一樣,想到沿徒不僅有人提供各種幫助,還有陌生人真誠地替他們加油,他不禁流下了淚,一種被當成人看的重生眼淚。第二天,船長又付錢雇艘船載他們從水牛城到加拿大,Josiah內心很激動,他對船長說:「我將會好好運用我的自由,我願把靈魂獻給上帝。」1830年10月28日,逃亡了整整一個多月後,Josiah終於踏上加拿大的領土,Fort Erie,他瘋狂地叫,不斷親吻土地,因為,自由了。


描寫Josiah一家人安抵加拿大的插畫



加拿大新生活
Josiah一家人到加拿大後,先定居在Fort Erie附近,受雇於Mr. Hibbard。住的雖然簡陋但怎樣也比原來的好,他親手舖上厚厚的麥稈當床,享受第一次住在自己家裡的感覺,而且永遠不必擔心跟家人分離。新雇主夫妻很喜歡他們一家人,還讓Josiah的大兒子Tom去上學,Tom很快學會認字閱讀,而他也開始在附近的教會傳道。有天Tom問他關於聖經裡的故事,兒子一連串的問題讓他無法招架,於是兒子鼓勵他識字並自願擔任老師。晚上,父子倆燒著松樹節瘤或是山胡桃樹皮,這是他們唯一買得起的照明,Josiah一個字一個字的學,這時他已經50歲了。


看看Josiah Henson的親筆簽名,這段識字的歷程他走的辛苦



擔任地下鐵路嚮導
有天,他在Fort Erie教會講道時,有位黑人聽眾請求他去營救還留在肯塔基的家人。Josiah考慮之後願意徒步回到南方,冒著隨時被逮捕的危險去幫忙救人,當年他在逃亡過程受到許多人的幫助,也激發他日後去幫助更多人的心願,這種人溺己溺的精神,深深影響了他的人格也從此讓他留名青史。


從1840年開始,他成為「地下鐵路」的嚮導。通常去程時他會裝成不會講話的智障或瘋子,全身全臉沾滿枯葉爛泥,隨地吐痰,髒臭不堪,以藉此逃避追捕。回程帶人時也常常九死一生,好在靠著機警與貴格會(Quakers)教友的幫忙,有驚無險。他也曾在路上大膽地攔馬車,如果聽到有人說Thee這個字,或是問Where is thee going?他就知道是貴格會的人可以信賴。有時還會遇到正在逃亡的白人,大家互相作伙,彼此結伴。


有了幾次帶路的成功經驗,他成為地下鐵路的固定嚮導,也常跟另一位知名女嚮導Harriet Tubman搭檔合作,營救同胞。從1840到1861南北戰爭爆發前,21年內他總共救出118人,雖然這個工作非常危險且他年紀也大了,但他每次看到人們到達加拿大趴下去親吻土地的樣子,他就感到無比欣慰。


描繪貴格會教徒在地下鐵路幫忙黑奴逃跑的畫作



建立黑人職業學校
Josiah獲得自由後並不獨善其身,他還能回頭關心那些同胞,他深知教育與技能是改善黑人地位與生活最好的一條路,因此他請教會朋友以及英國的貴格會幫忙募款,希望能為從美國逃到加拿大的黑人同胞成立工藝職業學校,讓他們能靠著木雕或林業維生。


1842年他在今天加拿大安大略省西南方的Dawn成立了The British American Manual Labour Institute,他努力存錢買地,籌措鋸木廠、磚廠、磨坊廠的基金,靠著出口黑胡桃木家具或農作物到英美兩國,真正建立起黑人自給自足的社區,最高紀錄成為500多人生活的大型社區。他們全家也跟著搬過去。


當年Josiah的學生製作的精美黑胡桃木椅子



自傳引發史杜威夫人的《湯姆叔叔的小屋》
Josiah有一個住在馬里蘭的哥哥,他想幫哥哥贖身於是決定出版自傳。1849年由他口述的自傳,The Life of Josiah Henson, Formerly a Slave, Now an Inhabitant of Canada正式出版,順利湊到400美金救出哥哥。自傳出版後,有次他在前往麻州的旅途中遇到了史杜威夫人(Harriet Beecher Stowe, 1811-1896),他很驚訝這位年紀足以當他女兒的白人女性對他的故事這麼感興趣。


1849年的Josiah Henson自傳原版封面。這本書至今在amazon還有賣


史杜威夫人對當年黑奴的情況深表同情,早年她在爸爸主持的神學院中,親耳聽過許多黑人講述血淚交織的故事,她自己後來到南方旅行,親眼見到蓄奴制度的邪惡與不公。她說:「只要有蓄奴制度,即使有仁慈的主人也無濟於事。」受到Josiah自傳的啟發,史杜威夫人在1852年出版了《湯姆叔叔的小屋》,頭一年就賣超過30萬本,僅次於聖經的銷售量,是19世紀美國賣的最好的小說,當時北方人公開閱讀,南方人私下傳閱。就這樣,Josiah 成為書裡的湯姆叔叔,他也很樂意對號入座,但後來有人影射湯姆叔叔其實是一位絞盡腦汁、想盡辦法討好白人的黑奴。隨著《湯姆叔叔的小屋》的流行,Josiah也應邀到美國北方各地去演講,成為具有影響力的廢奴主義者。


史杜威夫人,《湯姆叔叔的小屋》作者。當年林肯總統見到她時說,So you are the little woman who wrote the book that started this great war. 這本書影響了1861年的南北戰爭


《湯姆叔叔的小屋》也譯為《黑奴籲天錄》,1852年原版封面



遇見英國女王
Josiah的學校與鋸木廠後來經營出現問題,積欠了7500元,為此他到英國募款,只募得1700元,對於解決債務幫助不大,後來他決定利用這筆錢帶學生去倫敦參加世界博覽會,看看是否有籌錢的機會。1851年英國為慶祝自己日不落國的霸權,舉辦了第一次世界博覽會,參展者來自歐美亞非,他是參展中唯一的黑人,在會場看到當時非洲人被當成熱帶動物般展示,他心裡非常難過。


當初參展時,他們被安排在美國攤位,他為此據理力爭,派人弄了看板清楚地寫著:「這裡的產品是從美國逃到加拿大的黑人製造,他們是加拿大人而非美國人。」人群都圍過來看,造成展場的轟動,連英國維多利亞女王都受到輿論吸引親自前來他的攤位看看。雖然女王並未跟他說話,但他聽到女王問身邊的人「真的是逃跑黑奴做的東西?」言下之意似乎肯定他們展品的品質。


描繪第一屆世界博覽會的插圖。當年展場採用水晶宮的概念打造,這裡是Josiah第一次遇見英國女王的地方


他因展覽會的收入清償了學校的欠款,心裡鬆了一口氣,但接到太太重病的消息得趕回加拿大。不久,他收到一個包裹,裡面有張英國女王與皇室家族的裱框照片,以及贈予他學生作品的銅牌獎章,要知道當年全世界最強的國家是英國,而女王親贈的獎勵是何等的光榮!這時他已60多歲了。



再娶與內戰
1855年,與他結褵50年的太太死後4年,他再娶一位來自波士頓的寡婦,Nancy Gambrid。


1861年4月12日,南北戰爭開打,許多加拿大黑人此時紛紛加入北軍,Josiah這時已經70多歲,太老無法參戰,但他的女婿Wheeler與大兒子Tom都從軍,大兒子最後音訊全無推測可能死於內戰。南北戰爭持續了4年,終於在1865年4月9日結束,這是美國本土最血腥的戰爭,兩方陣營各自都有數千士兵與平民死亡,而北軍的勝利也宣告美國黑奴終於獲得解放。


Josiah與第二任太太攝於1877年,88歲的他看起來還很勇健



二度見到女王並在倫敦佈道
戰後,Josiah的生活依舊充實有意義,子女們也都很有成就,唯一讓他煩惱的就是債務問題,在友人引薦與幫忙下,1876年他再去倫敦募款。這趟旅程他不僅募到足夠的錢還債,還到了溫莎古堡覲見維多利亞女王,女王一直對他的事很關心。1877年3月6日他登上英國報紙Birmingham Daily Mail,返回加拿大前夕,近六千人擠在倫敦著名的Spurgeon's Metropolitan Tabernacle聽這個真的湯姆叔叔講道。從當年的小黑奴到有一天可以站上世界舞台對著五、六千人的講話,他一生的奮鬥確實令人感佩。


描繪維多利亞女王在溫莎古堡與Josiah見面的插畫



與美國總統閒話家常的返鄉之旅
1877年從英國回來後,88歲的他先進入白宮與Rutherford B. Hayes(1822-1893)總統閒話家常,總統對他在國外的見聞很感興趣。接下來,他終於回到近50年不見的馬里蘭老家,當他看到從小稱為Great House的主人家已變得殘破不堪,景物全非,非常感慨。當年的主人Isaac Riley已過世,但他太太還在,太太躺在床上看到他時還叫他Si。最後Josiah幫了太太一個忙,記下Isaac Riley當年軍中同袍的名字,有了這些名單太太才能去申請撫恤金,離開主人家前他特別去看了母親的墓。回到加拿大後他安享晚年,1883年逝世,享年94。


親自接見Josiah Henson的美國第19屆總統Rutherford B. Hayes


當年Josiah回望這個他從小生長的地方,心中一定百感交集


他在自傳裡提到了這趟睽違近半世紀的返鄉之旅



參考資料
Working for Freeom, by Rona Arato, Napoleon Publishin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