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

百年前的美國小學與公立學校之父:Seneca Schoolhouse & Horace Mann

美國公立學校之父曼恩說:唯有教育,對人性所有缺點具有防制性。


美國土地太廣闊,我不一定有機會到密西西比看馬克吐溫筆下的《湯姆歷險記》真實發生地,但離我家不遠的Seneca Schoolhouse,倒可讓我想像百年前湯姆、哈克、佩琪、禿頭戴假髮的多賓斯老師的上課場景。一個天氣很好的週間中午我開車出去,開了約三、四十分鐘後,與一個木頭招牌擦身而過。瞥一下後照鏡,覺得好像錯過了什麼,於是繞回頭看看。停車後正猶豫要不要進去,一位白人工頭從屋頂上和氣地喊我,歡迎我參觀。他問我是不是老師,從哪裡來,還為我簡單解說,見我拍照還急忙把發電機與施工梯搬走,可見這裡平常大概只有老師帶學生來參觀,沒什麼遊客。


百年前美國公立小學設備超讚的
南北戰爭(1861-65)之前,馬里蘭蒙哥馬利郡Seneca地區小孩受教育的方式通常都由父母或私人教師傳授。內戰結束後,一位名叫Upton Darby的人,用附近出產的紅色砂岩(red sandstone),蓋了一間小屋辦學。根據1870年美國普查資料顯示,Upton Darby的資產換算成今日約有32.5萬美金,台幣約一千萬,算是很有錢了。


冬陽下,紅色砂岩的百年小學。地址:16800 River Road, Poolesville, MD。


學校起先由當地居民管理,1867年則由蒙哥馬利郡政府接手,正式成為公立學校。早年美國法令規定,每一個新城鎮,在每36筆土地中要保留一塊做為公立學校或當時所稱公學(common school)使用。通常這些學校以尖塔式的單間建築樣貌出現,以這個標準來說,Seneca Schoolhouse是相當符合定義的。


入內參觀時,我第一印象非常訝異於它的明亮舒適,教室依照1880年左右的樣貌來還原陳設,以130年前甚或現在的標準來說,設備算是很先進,也只有美國這樣幸運又富裕的國家才能在那麼早之前就開辦軟硬體兼備的公立教育。


進入教室前有一個溫馨的玄關,可讓孩子們掛衣服、掛書包也許還掛農具的。黑板上寫著1492年以來的紀事軸,可見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對美國人來說多麼重要,我都覺得要破解美國人或美國機構的密碼,1492這組數字應該很管用。教室中央有座燒柴的火爐,冬天除了取暖還兼灶腳,孩子們從家裡帶來的馬鈴薯放在裡面烘烤,午餐就有著落了。桌椅也很可愛,矮矮小小的,鑄鐵的椅腳讓我想起小時候媽媽用的老式縫紉機。黑板上方的馬里蘭古地圖、國父華盛頓的畫像、創校人的老照片、髒舊的棉布國旗、停擺的古董鐘、劈好備用的薪柴、光線充足的窗戶等,再再都讓我覺得在這裡上課的氣氛未免也太好了吧,何況是百年前的小孩?


百年多前的老校舍,現在成為許多小學戶外教學的熱門地點。


陽光烘暖了桌上那幾個歪斜的刻字,


看看當年的書櫃都擺些什麼?


百年前使用的教科書與礦石粉筆。據說左上角那本文法書超級經典,直到現在還有人使用。


由於Seneca Schoolhouse緊鄰波多馬克河旁的C&O運河,學生多來自務農、磨坊、伐木、採砂或在運河拖船維生等家庭,反映美國東岸19世紀維多利亞時期的庶民生活。當年採取混齡教學,教室約可容納25位學生,根據史料顯示,末代校長是Miss Viola L. Gilliss(1875-1962),當年校長要兼撞鐘也兼老師,終身未婚。



美國公立學校之父:曼恩
最近在家裡書櫃翻出一本舊書《改變美國的書》,應該是我家老爺當年還沒凸肚、還是文青時買的,其中一篇談到曼恩(Horace Mann,1796-1859)這位美國義務教育、也是公立學校之父。


曼恩當年注意到學校教室的板凳沒有靠背,有的離地太高有的太低,孩子們坐在凳子上一天六小時,實在受罪,他也考量衛生、堅固、通風、照明等校舍問題,如果沒有曼恩1838年在麻州的教育改革,美國學校的硬體絕不會是現在這個令人稱羨的模樣,正好也印證了Seneca Schoolhouse給我最深刻的第一印象!


1837年曼恩擔任麻塞諸塞州教育廳廳長,他出身窮苦,十五歲前每年上學不超過十週,只能去圖書館自修。後來幸運得到一筆遺產進入大學,最後成為知名律師與議員。曼恩當律師時年薪三千元,而教育廳長年薪只有一千五百元,整整少了一半,但他說:「與下一代的利益比較起來,我的客戶的利益可說是微不足道,讓下一代國民做我的客戶吧!」


美國義務教育與公立學校之父:曼恩,非常性格。



力挽1837年前美國教育的沉痾
早年美國公立學校校舍老舊,財力微薄,學校管理失責,教科書版本無所適從,校園風氣很糟,單1837一年,全麻州就有三百位以上老師被頑劣不堪、無法無天的孩子趕出校門,就算老師一天帶晚帶著教鞭也無用,導致私立學校興盛,擠壓到公立學校生存,成為階級對立的溫床。公立學校一年只上兩、三個月的課,學生熱中猥褻和淫穢之事,加上中低階級的家庭也不想讓小孩就學,只希望他們賺錢貼補家用,當時大家普遍都對公立學校懷著失敗主義的心態。1838-1849年,曼恩擔任麻州教育廳長前後長達12年,他提出感動人心的改革理由:

「你們大家都很熱心要去學習如何能把牲口養好,但卻不管你們的兒女。你們花了不少錢,使得國會議員們要辯論收稅修路之類的問題,可是卻不談教育問題。要造就世間最精緻的東西,孩子的心靈,你們卻找到誰就雇誰,甚至於一個人也不雇。看看那些學校教室屋頂上的裂縫吧,室內寒冷的程度足可以使墨水瓶子都凍成了冰。你們難道想不出在一間明亮悅人的教室中,勵學的學生們圍在顯微鏡、地球儀、地圖和書籍之前,由一位經驗宏富、懂得如何教學的教師指導著,該有多麼好?」



成立全美第一所師範學校
曼恩鼓吹義務教育,他注意的是實際面,而非抽象的理論。施政重點在:提供普及且免費的基礎教育、反對體罰、注意入學人數與學年長度、統一教科書版本、增加上課時數、增加教育經費、校舍營建、校區衛生、校委會責任、課程內容、教學方法、童工問題、學區劃分、學校作息、教育利益與福祉、防止犯罪、補救社會弊病、是否讀聖經、設立師範學校、舉辦教師研習會、招生能力、教育考察(歐洲)、廣設圖書館(兒童應該在離家步行半小時距離內找得到一間好的圖書館)、注意教師性別比例(多聘用溫和有耐性的女教師)、調整教師薪資(當年年輕女性去工廠工作比當老師薪水多出六、七倍)等,關懷範圍幾乎涵蓋現今普世的教育議題。1839年在他影響下,麻州建立了全美第一所師範學校,他還將自己的法學藏書出售,所得款項用來為那間學校的學生蓋宿舍。



對工業、民主、人道的偉大貢獻
1842年,他任內最有名的《第五號年度報告》中,提出強有力的統計數據,證明一個受過教育的工人遠較一個文盲的勞動者具有更大的生產力。教育事業可以鑄造許多有價值的錢幣,人才遠比金塊金條還要來的寶貴,說服工業家們出錢支持義務教育。而他一再呼籲、從長遠來看更重要的是,公立學校乃是民主信仰中最重要的表徵之一。他說:
「人類社會所有的改革,不過是消滅某些已經存在的缺點。唯有教育,對所有的缺點都具有防制性。」
在教育界服務十二年後,他又繼續為廢除奴隸制度奮鬥。晚年時他的名言:「當你為人道贏得了勝利時,身後方可無羞。」他偉大的心胸與志業入選美國名人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