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0日

一切皆因土地大又多:Significance of Frontier

新大陸上無際的電纜。


東岸的馬里蘭是美國歷史悠久的州,原先我以為土地應該都開發的差不多,沒想到我家附近隨處可見綠油油的大草皮,兩旁建築物也很少超過三層樓,覺得來美國以後反而變成鄉下人了。從我家開車半小時後,地表大片的曠野或森林赫然出現,美國人真的不像我們那樣愛炒地皮,畜牧國與農業國的思維真的大不同。東岸的土地跟西岸比只是小巫,但對來自台灣的我來說已是大巫了。以前對於德弗札克沒有特別偏愛,但現在一邊開車一邊收聽90.9電台播放的《新世界交響曲》,才真正體會音樂中的曠達與野性,完全切合我在車內跟著地表起伏、穿越森林的感覺,再也沒有哪位舊大陸人能為新大陸人寫出這樣的交響曲,因此我開始崇拜這位來自捷克的前紐約音樂院院長了。

何等幸運、會長大的國家
美國從1776年開國後的一百年間,國土從東部一直往西部擴大,美國歷史有一大部分跟西部拓荒、邊界不斷後退有關。1803年買下路易西安納,1845年得到德州,1846年得到奧勒岡,1848年得到加州,1867年買下阿拉斯加,1898年得到夏威夷,我想全世界大概很少國家獨立後還可以不斷長大,而且長大的面積遠大於原來兩倍,這是多妙的事情!


咖啡色部份是美國原始建國的十三州,其餘都是後來長出來的


美國本土有大片的處女地,表土肥厚,水源豐富,氣候溫和,又有礦產、木材、石油,連導致交通不便的因素都很少,東邊的大西洋與西邊的太平洋之間的阻隔只有阿帕拉契山與洛磯山,但它們當中又有好幾個缺口可供航行、水利、開鐵路、建運河。


美國人不像我們亞洲人,總是自己生產自己家裡所需的勞力,他們懂得引進非洲外勞,能接受晚婚、間隔子女年齡、沒有多子多孫重男丁等觀念,因此人口壓力遠小於亞洲,土地保留的也比亞洲多。我在想,美國國土面積比台灣大268倍,他們第一大河密西西比長濁水溪20倍,他們所處的空間概念對他們產生什麼影響?他們是怎麼看待並解釋自己的幸運?



透納的邊疆理論
最近在《改變美國的書》讀到美國史學家透納(Frederick Jackson Turner,1861-1932)在1893年提出的邊疆理論(The Significance of the Frontier in American History),我們常說美國人豪邁、樂觀、幽默、現實、好奇心強、有創造性、愛戶外運動、缺乏文藝薰陶、表達太直接甚至大膽粗魯等,其實都與透納的邊疆理論有關。


透納說,當年拓荒者無論是衣履、工業、器具、旅行時的心情,乃至於思想,本來都是歐洲式的,但北美曠野的環境迫使他們走出火車車廂,坐上獨木船,剝去了他們文明的外袍,換上獵戶穿的襯衫和鹿皮靴。拓荒的人一點一點地被曠野所改變,發展出來的結果已不復古老的歐洲式,加上不斷西進,人口流動,造成地方本位主義的死亡,促進國家觀念的認同,於是產生了新產品,一種擺脫歐洲影響的道地美式風格。


冬日路邊不知名的森林,頗有神性,讓人遙想西部拓荒的景況



土地帶來民主、希望
透納認為美國的民主制度是邊疆山林環境中的產物。正因為西部土地自然資源非常豐富,所以窮人、受壓迫的人、不滿現狀的人,只要努力就可以利用過去幾乎從未利用過的資源,從而獲得機會去改善他的社經地位(這使我想到湯姆克魯斯與妮可基嫚演的電影《遠離家園》),因此推廣了個人主義和經濟平等,自由精神高張,發展了民主制度。


過去人類制定的各種典章制度,由於與新大陸的新環境相接觸而發生變化,針對不斷變化的環境而有所適應,因此又注入了新的力量。由英國流傳來的民主制度運用到邊疆生活時,確實變得比原來民主得多,最明顯的便是土地產權的普遍化,由於拓荒者大家的經濟條件與社會地位都相差無幾,所以每一個人覺得自己跟別人一樣平起平坐。對歐洲人而言,美洲新大陸是重生的機會,舊大陸的罪孽、邪惡、貧窮、不公和迫害,在新大陸都有機會改變。


隨便一個路邊,就有可以規劃成高爾夫球場的土地



土地提供緩衝力量
透納認為美國西部成為被壓抑和不幸的人、以及在東部遭受經濟失敗的人趨之若鶩的逃避所,社會上的競爭因此緩和了,就算人們不一定真的能夠去西部,但由於心理上有這樣一條出路,所以任何過分激烈的革命運動都無法引起他們的興趣,進一步穩定了國家的發展。



土地便宜促進工業發展
在《新國富論》中提到一個觀念,美國土地廣大人口稀少,因此勞動力比物資更缺,早期美國土地幾乎是半買半送,便宜的很,不像歐洲或亞洲還要先解決土地所有權的問題,美國地主只要專心思考如何降低人力成本就能生存的很好,任何新東西或新發明都很受地主歡迎,他們完全不覺得添購新設備是種浪費,因此工業革命很快在美國發展起來。加上美國建國之前北方鐵工業已經起步,北美人從小打獵,擁有獵槍本身就是信仰工業,不多久,美國工業就超越當時日不落的英國。


美國工業發展出大量制式化、規格化的產品,當初移民美國的人沒有階級高低的考量,因此這種消費模式很能被市場接受,不像講究品味的歐洲,歐洲人覺得階級是一種身分地位,使用制式化的產品是侵犯身分地位的,因此歐洲人比美國人更難接受工業革命帶來的生產力無情的邏輯,即使歐洲裡的英國,是全世界第一個發動工業革命的國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