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8日

希望台灣沒有「地下鐵路」(1/2):Underground Railroad Trail Hikes

當年黑奴逃跑的秘徑現在成為健行路線?


美國有條「地下鐵路」(Underground Railroad),既不在地下,也沒有鐵路,它是當年黑奴逃往加拿大、墨西哥、加勒比海的秘密路線,由廢奴者、貴格會信徒(Quakers)、黑人以及仗義的白人共同建立,讓我想到國中時很迷的影集【北與南】,對其中描寫黑奴場景印象非常深刻。前陣子,我參加「地下鐵路」健行之旅,剛好台灣最近出了一本集結26位逃跑外勞心聲的《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我之所以對黑奴或地下鐵路感興趣,因為台灣現在已有3萬的逃跑外勞。《四方報》曾刊出一張台灣地圖並附上小標:我只是希望,要是「你」逃了,知道自己在哪裡。我從未想過從小看到大的台灣地圖有天會成為越南人的逃亡地圖,下這個標題的人是《四方報》總編張正,最近他還上新聞挖挖哇打書,他或許不知道自己和《四方報》員工幫東南亞外勞辦報、出書、發聲,某種程度類似美國早期的廢奴主義者與貴格會信徒。


1830-1865年美國黑奴逃往加拿大的「地下鐵路」地圖


2007年第12期的越文版《四方報》封面。衷心希望這張地圖不會成為東南亞移工的「地下鐵路」



150年前的黑奴生活
從1619年第一批黑人被載到維吉尼亞州的Jamestown,到1865年南北戰爭結束解放黑奴,再到1960年代美國黑人民權開始落實,這條黑色長河整整嗚咽了350年。我很難想像,一直到1960年代,黑人是不能坐公車前座(前座保留給白人),不能進白人圖書館、游泳池,不能用白人的飲水機與廁所。雖然我在美國也遇過令人氣憤的黑人,莫名其妙把沒喝完的飲料杯砸向我的擋風玻璃,但我還是寧願相信,黑人350年來在白人面前自動撤退的習慣足以內化成一個基因,一個傷痕未癒的基因。我試著想像,當年的黑奴過著怎樣的生活,如果是我,會不會想逃?


  • 從天亮工作到天黑,沒有薪水,所有生活常規都得聽主人的
  • 是主人的私有財產,像牛羊馬驢,可任意買賣,任意鞭打
  • 主食通常是一點玉米餅與鯡魚,夏天喝點牛奶,吃點青菜
  • 穿粗麻布衣,赤腳下田工作,兩年才可換一雙鞋
  • 住在簡陋的咖啡色橫紋小木屋,睡地板,冬天僅蓋一條薄毯子,大家像牲畜般擠在一起發抖取暖,風雪或雨從細縫吹進,地上潮濕泥濘有如豬圈,大家泡在裡面,小孩就這樣出世、生病或棄置
  • 只要父母有一方是黑奴,生下的小孩也是奴,世襲制
  • 無遷徙、信仰、教育、公民、法律、就業、財產、投票、自衛等自由
  • 不准打白人,即使是自衛,但白人(主人或工頭)因教訓黑奴導致黑奴死亡,可不用判刑
  • 不准進入教堂內,只能站在外面聽講......



2個小時的逃跑之旅
每年4月到11月的週六上午,在Woodlawn Manor Cultural Park都有舉辦免費的「地下鐵路」導覽活動。出發前導覽員說,地下鐵路名稱由來是因1830年美國蒸氣火車開始流行,黑人借此來鼓勵同胞逃往自由之地。當年地下鐵路是秘密路線,缺乏中央管理,因此無法正確統計逃跑人數,一般相信從1820到1865年,約有3萬到10萬人透過地下鐵路逃跑成功,雖然官方數字只承認6千人。而地下鐵路系統沿途約有三千位工作人員,提供嚮導、金錢、食物、衣服、交通工具、聯絡人,以及最重要的,希望。


假裝我是150年前在這片菸草田工作的黑奴,地址:16501 Norwood Road, Sandy Spring, MD,


受盡苦荼,過著畜生般的日子,


我決心要逃,但萬一被抓回,主人會在我肩膀放很重的鐵撬防止我再逃,甚至,把我的腳拇指切除,


今天共有三位嚮導,準備帶領我們七個黑奴(五大二小),從馬里蘭逃到北方的加拿大...



想逃嗎?先學唱〈跟著葫蘆勺〉
當年黑奴都是文盲,缺乏知識,想辨識方向,得會認形狀像葫蘆勺(drinking gourd)的北斗七星,然後再從葫蘆勺延伸出去找到北極星。當年黑人用歌曲傳遞逃跑密碼,最有名的就是木匠Peg Leg Joe創作的〈跟著葫蘆勺〉(Follow the Drinking Gourd),曾指引許多阿拉巴馬與密西西比的黑奴往北逃跑。如果遇到下雨或是沒有星光的夜晚,逃跑者通常會藉由觀察樹幹苔癬生長的位置來判斷北方在哪。


嚮導說,跟著葫蘆勺就能找到北極星,北極星是逃跑者的精神指標。


描寫黑奴跟著葫蘆勺一路往北逃的插畫


〈跟著葫蘆勺〉歌詞暗示:當第一隻鵪鶉開始啼叫(通常在冬天),河岸旁的枯樹是路標,河流的盡頭是兩山之谷,山谷另一頭還有一條河流,當大河遇到小河,會有個老人帶領我們走向自由...


樹林是最好藏身的地方。冬天的聖誕節通常是最好的逃跑時機,河水結冰易通過,且天冷一般人都不想出門。另一個逃跑的時機是大雷雨,雨水會將他們的足跡沖掉,獵犬也嗅不出他們的氣味。再不然,利用週六晚間逃也可以,因為隔天不用上工。


有時躲在密不見天日的樹上,


有時躲在荊棘(brambles)的秘徑裡。荊棘有刺且毒,獵犬、人、馬都不喜歡沾上。逃跑者在荊棘叢裡挖地洞,白天可休息睡覺躲避追緝,而且荊棘結的黑苺果子也可填填肚子。


在樹林裡容易迷路,因此利用造型特殊的天然路標來辨識方位,或是人為刻意用石頭堆成某種形狀的秘密指標就很重要。


森林裡的樹洞,除了是躲藏的極佳地點,有時還可在裡面點火取暖或煮東西吃,不易被察覺,


樹齡300年的中空樹幹也是放置食物與水給逃跑者的好地方,咦,真的有放蘋果與香蕉耶!


逃跑黑奴很多都不會游泳,遇到溪水、河流怎麼辦?有時嚮導會安排接應的小船或擺渡者,不然就只能冒險涉水了。今天我們運氣好,有橋可走。過河時,年輕的女黑人導覽員輕輕唱起當年地下鐵路流行的歌"Wade in the Water",她感性的聲音迴盪在綠蔭深處,空氣中帶有一點淡淡的哀傷



"Wade in the Water"暗示逃跑者要像當年摩西出埃及那樣,勇於涉水


經過開闊或剛收割的農地,會增加暴露的危險,


水源地不僅是補充水分的地方,也是與接應者密會的地方,


 1745年,第一個貴格會信徒開始在Sandy Spring落腳。雖然馬里蘭要到1864年才廢除奴隸制度,但當地貴格會信徒早在1777年就自決蓄奴是不人道的,是非法的。


逃了2個小時,終於到達第一個「車站」。這棟建築1825年屬於貴格會信徒Dr. William Palmer所有。



地下鐵路的專有名詞
當年地下鐵路發展出許多密語,例如:嚮導(conductor),是指帶路的人;乘客(passenger or cargo),是指逃跑者;車站(station or depot),是指提供逃跑者食宿的地方;提供車站的人叫站長(stationmaster),通常是貴格會信徒;提供金錢的人叫股東(stockholder)。站長通常在家裡前院的窗戶點上蠟燭或燈籠作為信號。每站相隔10到20英里(大概要從台北走到桃園),當逃跑者抵達車站時可暫時喘息幾天,吃點營養的東西,然後會有人幫忙傳遞訊息給下一站的站長及早準備,就這樣站站相連,幫助他們逃到加拿大。


穀倉也是一個很好的躲藏地方。在導覽的過程我問了三位解說員,我們走過的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地下鐵路?他們說,應該不是,不過,


根據當地傳說,Dr. William Palmer建於1832年的穀倉,


真的收留過逃跑黑奴呢!

6 則留言:

  1. 很棒的分享, 從越南追到馬里蘭, 很高興再看到妳的部落格, 不知如何訂閱?

    回覆刪除
    回覆
    1. 花香你好,是老朋友了,原來老格還是有人三不五時會來看看才發現我的新格,真是感動,謝謝你喔。這個界面我也是第一次用,ㄟ,我也不知道訂閱在哪?

      刪除
  2. 一樣讓人舒服地啟發的風格~~張小正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謝張小正的轉貼,幫我衝人氣,呵呵

      刪除
  3. 看到這些故事,真的令人感動,正義雖要付出代價,但彰顯的價值卻難以衡量。
    謝謝你的分享。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你溫暖的回應,很高興這種比較冷門的文章還是有它的知音。正義啊,有時真的得等上三百年以上,遲來總比沒來好。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