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7日

湯姆叔叔的小屋與黑奴籲天錄(1/2):Josiah Henson Special Park


美國名著《湯姆叔叔的小屋》主角故居地。


我住在一個蓄奴州,如果時光退回150年前。這州有個人是我小時候故事書的主角,書裡他叫湯姆住在肯塔基,事實上他真名叫Josiah Henson(1789-1883)住在馬里蘭。今年二月(美國的黑人歷史月)我去參觀了他的故居,才明瞭美國那麼重視人權是因為走過相當不堪的蓄奴制度。我阿嬤年代的童養媳、女婢、薪儸、佃農也是血淚斑斑,現在台灣的外傭外勞某種程度代替了早年的童養媳、長工角色那樣,台灣從1989年引進第一批低技術外勞至今超過20年,但美國引進非洲外勞則在1619年,整整早了我們370年,美國黑人在近四百年的歷史中奮鬥了很久才成就有史以來第一位非裔總統歐巴馬,其中一個奮鬥的代表人物就是Josiah Henson 。


現在還找得到這本故事書耶,東方出版社出版,主角的原型來自Josiah Henson的親身故事



Josiah Henson簡介
Josiah Henson 40歲前當過黑奴、工頭、保鑣、被打成半殘廢,好不容易從奴隸晉升到僕役,存了錢替自己贖身卻被迫逃亡加拿大。41歲到加拿大後成為職業學校的創辦人、帶人逃跑的嚮導、佈道的牧師,以及出書的作者,他的自傳引發了《黑奴籲天錄》也譯為《湯姆叔叔的小屋》(Uncle Tom's Cabin)的出版,不僅如此,他還是1851年第一屆世界博覽會唯一參展的黑人,最後獲得英國女皇與美國總統的召見,享年94歲。從一介黑奴變成加拿大郵票上首位非裔代表,他的一生真太傳奇精采了。


晚年的 Josiah Henson,氣質很好,感覺他胸腔共鳴一定很強,難怪88高齡時還可在倫敦跟五、六千人佈道


 加拿大發行他的紀念郵票



爸爸的右耳被打爛,賣到南方去
1789年Josiah Henson出生在蓄奴的馬里蘭州,當年美國以Mason-Dixon Line為界,以北是所謂的自由州以工業為主,以南是蓄奴州以農業為主。雖然一出生就注定為奴,幾乎學會走路的同時就開始提水鋤草,但五歲前Josiah過得還算快樂。父親彈班鳩琴苦中作樂,母親Celia愛護他,還有五個兄姊作伴,而Francis Newman是他們全家的主人。5歲的某一天,媽媽被白人工頭毆打,爸爸為了救媽媽出手打了白人,結果爸爸被罰100下鞭刑,當時無論白人做了甚麼黑人都不能回手,而且只要有黑奴被處罰,附近的黑奴都會被主人帶來觀看以示警惕。


鞭打黑奴時眾人圍觀的照片,德拉瓦州


爸爸被打了50鞭後,醫生來量脈搏,確定他還活著再繼續打,打滿100下後爸爸的右耳爛了,只好活生生切掉,從此爸爸性格大變,家裡不再歡樂。主人看爸爸勞動力低落,決定把他賣到南方的阿拉巴馬州,當時黑人最怕套著鎖鏈被賣到南方,阿拉巴馬、喬治亞或密西西比根本就是人間煉獄,在棉花田工作,熱濕蚊蟲再加上漫天棉絮,再壯的人到那裏都成了肺病的人乾,從此爸爸音訊全無。


1863年路易斯安納州,一名叫Peter的黑奴被工頭Artayou Carrier鞭打後在床上躺了兩個月。他的主人後來把工頭解雇,拍了這張照片



小小年紀不停換主人
父親被賣到南方後,他們全家就到Dr. Josiah Mcpherson工作。在奴隸制度中,奴隸得冠上主人的姓氏,Josiah其實是這個主人的名字,而Henson則是主人舅舅的姓氏。Dr. Mcpherson待他們還不錯,這已是黑奴夢寐以求的生活了。好景不常,後來Dr. Mcpherson死了,他的奴隸也必須依照健康、年齡、膚色、性別等條件一一被拍賣,當時黑奴被視為是主人的財產,就像馬驢牛羊一樣。


黑奴拍賣會其實是白人半交易、半娛樂的公開且合法的場所。媽媽先被Isaac Riley買走,哥姊也先後被買走 ,最後輪到他,被Robb買走。Robb對他很差,沒多久他就生病,Robb覺得6、7歲的他不值錢,於是再賣給當初買走他媽媽的Isaac Riley,雖然Isaac也不是甚麼好人,但至少能跟著媽媽在一起。


描繪當年黑奴拍賣會的插畫


6、7歲的Josiah跟著媽媽被賣到這裡,當年這裡是一片菸草田,現為紀念公園。地址:11420 Old Georgetown Road, North Bethesda, MD。


白房子是主人Isaac的家。右邊咖啡色小屋則是Josiah從小住到36歲的地方。但經科學鑑定,當年他住的小木屋已不存在,現在看到的是1850年後蓋的


1919年主人房與小屋的樣貌



被迫當文盲
13歲的某一天,有個隔壁農場的黑奴要偷偷教他認字,他也非常渴望學習,但當時法律規定黑奴學習讀書寫字是違法的。他用賣蘋果的餘錢買了一個小黑板,晚上偷偷學認字,白天則把小黑板藏到帽子裡工作。他最先學會的字母是I與R,因為那是主人Isaac Riley的縮寫。


有天Isaac的馬不知為何發狂亂跑,他趕緊去追,一不小心帽子掉了黑板也應聲掉了下來,主人發現後狠狠地揍他一頓,警告他不准再學字。從此他不敢再學了,直到40歲逃往加拿大後才脫離文盲生活。


當年Josiah在這裡偷學認字


在這裡被主人毒打


在這裡度過人生最青春的文盲歲月



為保護主人賠上兩根肩胛骨
15歲時,Josiah成為Isaac農場中最有價值的奴隸,他身體健壯、工作勤快、頭腦清楚、誠實忠心、以身作則,也鼓勵其他黑奴努力工作以博得主人的歡心,主人簡稱他叫Si(賽)。由於表現良好升為工頭,可以得到一點點自由,就是站在教堂外面聽牧師講道的自由。當年黑人不准進到教堂裡面,只得站在門外聽講。18歲後他開始展現對宗教的興趣,一有機會就對其他黑奴傳道。


這段期間他成為Isaac的貼身保鑣。每次Isaac進城辦事都喝得爛醉或對人咆嘯,有一次Isaac又跟人打架,Josiah起身保護主人,但幾天後他卻遭到對方以多欺少的圍毆報復,兩個肩胛骨都被打斷了,從此他雙手無法舉起超過肩膀的高度。


當年Isaac Riley的家內部。導覽員說當年Isaac的農場規模算小的,因此主人房也不大,目前內部空蕩蕩的,只有木頭地板踩起來吱吱叫


當年Josiah在這裡上上下下、進進出出討主人歡心


左方黑黑的壁爐就是當年Josiah療養肩傷的地方,只不過小屋已不是原始的小屋了



結婚與跳掃帚
Josiah在22歲時與附近的一個黑奴姑娘Charlotte結婚,婚後生活美滿。他們採用西非迦納地區的傳統,掃帚象徵掃除過去,在新郎新娘的頭上揮一揮驅趕惡靈,婚禮最後新人要一起跳過掃帚。當時沒有一個蓄奴州承認黑奴結婚是合法的,因此黑奴透過「跳掃帚」(Jumping The Broom)的儀式來承諾彼此的結合。


描繪黑奴結婚跳掃帚的插畫



投靠新主人
Isaac長期酗酒又因賭博瀕臨破產,深怕自己的財產連同奴隸有天會被拍賣,因此先把Josiah賣給自己在肯塔基的兄弟Amos Riley,並叫Josiah率領其他18個奴隸去投靠Amos。


當時從馬里蘭到肯塔基,必須經過自由州的俄亥俄。Josiah知道這一路上有很多機會可以讓自己與其他奴隸逃跑,當他們的船經過辛辛那提,許多自由的黑人與廢奴者在河岸邊一直鼓勵他們逃跑,他內心也很煎熬,但最後他不但沒跑而且他所率領的黑奴們也願意跟著他走,只是他沒料到日後為此後悔不已。



第一次想為自己贖身
Amos農場的工作比Isaac的輕鬆,吃住也比較好,此時他在肯塔基成為上百位黑奴的工頭。他發現肯塔基的黑奴比馬里蘭所受的待遇自由一點,他也趁機到教會參與一些活動,得到一些資訊。教會中有人鼓勵他這麼有才幹應該幫自己贖回自由,他聽了之後大受感動,開始思考該怎麼為自己贖身,這時他大概36歲左右。


當時奴隸主可以給黑奴自由,主人會訂下贖身的金額。雖然黑奴工作是沒有薪水的,但少數像他一樣,被主人允許可以在農場外面賺錢,黑奴付錢後主人會開一張解放證明書(manumission paper)給他,並由當地官員紀錄。獲得自由的黑人無論走到哪都要隨身攜帶這張證明書,即使出身北方自由州的黑人也一樣,不然隨時會被人抓住賣到南方。理論上,證明書保護解放的黑奴免於被追捕,但証明書也很容易被人搶奪撕毀,因此所謂的自由黑人其實並不能完全免於恐懼的。


當年解放證明書的形式。Robert Buchan解放70歲的女黑奴Betsey,1821年9月30日


Josiah的表現深深獲得這對兄弟主人的青睞,他們都搶著要他,而Josiah希望藉這個機會拿到「通行證」。當時黑人若沒有通行證是不能隨意在外面走動,被抓到的話會被賣到南方,有了通行證才能與外面接觸,才有機會認識新的人,聽到新的資訊,看到新的東西,當然他最希望回到馬里蘭,從經濟狀況不佳、急需用錢的Isaac那裏贖回自己的自由。


事情如願發展。Amos Riley不僅給他通行證,還特別註明他是僕役(servant)而非奴隸,他終於可以像自由人一樣來往於肯塔基與馬里蘭,這是他第一次擁有自尊與被尊重的溫暖經驗。1828年,39歲的他把妻小留在肯塔基,啟程回到馬里蘭,他暗暗希望替自己贖身後再來接他們。


當年通行證的形式。Sarah H. Savage給黑奴Mack的通行證,1843年9月19



計畫順利進行
從肯塔基回馬里蘭的路上,他再次經過俄亥俄這個自由州。兩次路過俄亥俄辛辛那提的經驗對他思想上的啟發很大,特別是與廢奴主義者的接觸。這回有了通行證,他第一次體認到作為自由人的可貴,而許多廢奴者對待他的方式也讓他第一次體驗到人的價值,第一次可以抬頭挺胸直視白人的眼睛跟他們說話,第一次知道當人該有的樣子與對待,也第一次知道有個叫做「地下鐵路」(Underground Railroad)的秘密網絡可以幫助黑奴逃到加拿大!


回程那段歲月他彷彿是自由人了,他發現自己有演說的天分,人們願意付錢來聽他傳道,在辛辛那提他靠著講道短短6天就賺了160塊。幾週後他回到馬里蘭,總共賺了275元,還買了一匹好馬,一身新衣,準備向Isaac Riley贖回他的自由了。


他回去後發現主人非常落魄,穿的用的還不如他,Isaac看到Josiah衣錦榮歸,儼然一派紳士,心裡很不是滋味,得知他沿途靠著佈道賺錢就嘲諷他。去過自由州,睡過真正的床,有舒適的布、枕頭、堅固乾爽的地板,Josiah知道他再也無法跟隨這個酗酒無用的主人。


此時Isaac確實很需要錢,因此雙方說好贖身的金額是450元,350元付現加上100元本票。Josiah在1829年3月拿到他的解放證明書,那年他40歲,他馬上就想回肯塔基跟妻小報告這個好消息。動身前Isaac對他說:「Si,反正沿途上你有通行證就夠了,來,我幫你把解放書放進信封套並拓上三個蠟章,這樣一來任何想要毀壞或撕掉證明書的人就得去坐牢。你也知道很多奴隸販子會趁機撕掉你們的解放證明,因此記得,這個東西千萬不要拿出來給人家看,這樣對你最好。」


當年本票的形式。David A. Scott仲介Benazah Scott的六位黑奴與兩位小孩給不同的雇主,1858年12月



從450元到1450元
他為了籌贖身的錢把那匹好馬賣了,因此他從馬里蘭到肯塔基一路上只能用走的,還被人誤認是逃跑黑奴抓了好幾次,好在有通行證救了他。當他順利回到Amos的家迫不及待告訴妻子這個好消息時,才從太太口中知道當初的100元本票其實是1000元,Isaac欺負他是文盲又故意把文件密封起來就是怕有人中途會幫他。事到如今,他像洩了氣的球,只有認了,繼續在Amos家工作。


一年後的某天,他發現這對主人兄弟又準備把他賣掉,這下他再也無法忍耐,決心逃跑,不只往北,他還要跑到更北的、最北的,加拿大。當時加拿大成為美國黑奴最安全的避護所,因為即使跑到北方的自由州,例如紐約或賓州也只是技術上的自由,隨時還是有可以能被人口販子抓到賣回南方,即使出生在北方的黑人是自由人也可能被抓。因此唯有加拿大才是希望之地,在那裏蓄奴是犯法的,只要跨越國界,他們就可以展開新生活,才是真正的自由人。




參考資料
Working for Freeom, by Rona Arato, Napoleon Publishing.
http://www.c-spanvideo.org/program/Jos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