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8日

原來麥迪遜之橋那種易鬧鬼:Frederick County Covered Bridges


先來看沒有鬧鬼的Loys Station之橋。


快20年前的一個台南秋天,我在全美戲院看《麥迪遜之橋》,二輪的,回想年輕時的我,對任何事物充滿日神的志氣,卻渴望成為酒神的教徒。如今,我只是位平凡的家庭主婦,日神與酒神離我很遠了,倒是瑣碎常囚困著我,好在梅莉史翠普事先告訴我:別輕易開車門。是的,婚姻不容易,難免有低潮,何況在異鄉,得知我住的隔壁郡Frederick就有類似麥迪遜之橋,說什麼也要去撫今追昔一番,而且一次看三座看到飽哩,雖然它們不是電影場景,也小了點,但它們的歷史可都比片中那座還要古老,難怪有鬧鬼的傳說......。


美國廊橋的歷史
Covered bridge,中文翻譯為廊橋或遮棚橋,是指建在溪流或河床上有屋頂和壁面的木橋。一般說來沒有屋頂保護的木橋,壽命最多只有15年,但加了屋頂或壁面則可保存百年以上。據說美國第一座廊橋建於1800年左右的費城。到了1850年左右,美國鋼鐵技術成熟,除了在林業盛行的地方還使用木頭造橋外,大部分的木橋漸漸被鐵橋所取代。據統計,19世紀末全美國大約擁有2萬座以上的木橋,但如今剩不到900座,這些廊橋或遮棚橋平均都有150歲高齡,以賓州保存的數量最多。馬里蘭州如今僅存5座,我很幸運,其中3座從我家開車不到一小時即可到達,而且它們都是國家級古蹟,各自代表不同的建築工法,所以我不用大老遠跑到中西部的愛荷華州麥迪遜郡,去看電影中那條建於1883年的Roseman Bridge啦。



第一:Loys Station

 Loys Station是三座廊橋中環境最優美的,據說也是唯一沒有鬧鬼的,這裡規劃小公園讓人野餐烤肉,還有兒童遊樂場、流動廁所等。地址:13506 Old Frederick Road, Thurmont, MD 21788。


最原始的橋建於1848年,目前這座是1991年重建的。橫跨的這條小溪叫做Owens Creek。


此地曾見證美國南北戰爭,算是古道了。1863年7月7日,George Meade率領北軍跨橋去追趕撤退中的南軍,不過最終還是讓南軍跑了。


一位媽媽帶著兩個小孩,在橋墩看著車子凸來凸去。


紅磚色的外觀,是美國鄉村溫暖又懷舊的地景。


橋牌。


原先我以為美國人喜歡這種橋只因它們的外型,等到走進橋內才發現,裏頭的桁樑架構更值得細細欣賞。Loys Station採用Multiple Kingpost結構工法。


Kingpost是最古老的架構;Multiple Kingpost是前者的升級版;到了1820年發展的Burr則是更複雜、更進階的工法。等一下三種風格我們都會看到。


橋身清幽,沒看到什麼到此一遊的噴漆或刻字。可惜往來的車輛頻繁,影響我的漫遊。


也許當年北軍是從這個方向來的:先轉彎然後過橋追兵。


另一頭的角度。Loys Station曾毀於1991年的一場大火,重建時特別注意防火問題。


蠻喜歡這個景的。旁邊一個立牌寫著日落後不要在此停車,許是怕有靈異事件或人身安全的顧慮吧。


水很清澈。夏季時,附近的孩童喜歡到這條淺溪戲水。


我觀察他們好一會兒,臆測他們是否如電影裡的男女主角?不過都是女的幫男的拍照,光這一點,就覺得他們應該是老夫老妻啦!



第二站:Roddy Road

來到全馬里蘭州僅存廊橋中最小的一座。1863年7月5日,南軍統帥JEB Stuart曾率兵經過這座橋,比Loys Station早兩天參與內戰呢,據說有人曾看過南軍士兵鬼魂在此出沒呢。地址:14760 Roddy Road, Thurmont, MD 21788。


橫跨的小溪叫做Roddy Creek。


建於1856年,橋齡150多歲了。怎麼門楣上方有幾處黑洞,像是彈孔?


1992年它的屋頂與桁樑曾被一輛超大型的卡車撐破,大肆整修過。


它採用小型木橋的Kingpost架構,是從歐洲傳來的最早期工法。


單線道通車。看得出木頭的古意。屋頂交接處結有很厚的蜘蛛網,都成一坨土黃色了。


Roddy Road另一頭的角度。


 溪水同樣清澈見底。雖然前方有住屋,但感覺這一帶人煙稀少。



第三站:Utica Mills

來到今天最後一座橋了。地址:7730 Utica Road, Thurmont, MD 21788。


它是今天三座裡面最大、最長、最寬的橋。雙線道可會車。據說這裡有個1872年淹死、全身溼答答的小男孩鬼魂,會在晚上的橋中出沒......


Utica Mill建於1843年,但它原址並不在這。1889年一場夏季汛洪摧毀了它, 當地的居民將殘餘的木頭收集起來重建,並移到現在這個地點。這些古橋們命運多舛,要不被燒毀,要不被撐破,要不被淹沒。


現在跨越的這條溪叫做Fishing Creek。


內部採Burr工法。其實這三座橋外觀都差不多,結構才是重點。論外表我喜歡Loys Station;論內涵我喜歡Utica Mill。 


這個角度更可感受Burr拱型加上Kingpost繁複的氣勢。據說眼力好的人還可以看到上方橫樑殘留的19世紀廣告呢。


這座橋就比較多人刻字了。


這座橋也是水聲聽得最清楚的一座。



深秋時節,我一個人大白天在這三座橋走走逛逛,沒有碰到靈異啦。以上經驗提供給您參考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