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7日

美國小學對槍擊事件的處理:Sandy Hook Shooting Follow Up

2012/12/14週五早上,康乃狄克州Sandy Hook小學發生美國史上傷亡人數第二多的校園槍擊案。(AP Photo/Newtown Bee, Shannon Hicks)


兩個禮拜前,Sandy Hook小學發生美國史上傷亡人數第二多的校園槍擊案,造成20名孩童與8名大人(含兇手)死亡。當天下午得知這個消息時,我只是把它當成新聞而已,但隨著後續報導的披露以及孩子學校的處理,開始感到切身,畢竟我的孩子也就讀美國的小學。原先我也覺得美國乾脆禁槍了事,但看了維基百科對於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的解釋後,對於擁槍的原意有了另一層理解,深深覺得每個國家都有它的歷史文化,都有它正反合的歷程,就像台灣現在討論廢死議題,任何一個想要對這類複雜議題置喙的人,都應該真正瞭解背後的原由並審時度勢的發言。


教育總長、校長、副校長的四封email
12/15週六,槍擊案發生的隔天(非上班日),我收到蒙郡公立學校教育總長(Montgomery County Public Schools Superintendent)Dr. Joshua Starr給全郡家長的email,信中強調確保孩童與教職員的安全是嚴肅的第一要務,為協助家長與小孩談論暴力事件已提供六種語言翻譯的相關資訊(包含中文),此外學校輔導員會幫助學生與教職員處理重大事件的情緒與感受。


12/16周日(非上班日),校長發了一封很長的email給家長,強調校園安全的運作機制、避難程序、通報系統均已建立完成,整學年內也會定期實際演習,若真的發生緊急意外,可到體育館或學校旁的小教堂等待進一步接小孩的通知。

這是校長提供的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ol Psychologists實用資訊,提供家長與老師如何跟小孩討論暴力事件的方法,例如:向孩子保證他們的安全並讓他們放心、根據小孩的提問來決定該提供多少資訊、對低年級的孩子用簡短的語句說明、檢查學校與住家的安全措施、觀察孩子的情緒狀態、限制孩子觀看這類事件的電視時間、維持日常的作息等。


12/17週一,案發後的第一個正式上課日,副校長也發了email再次強調校園安全是第一要務,今天老師也會在課堂上跟學生討論此事,校方已建立訪客管理的資料庫(所有訪客都有建檔)。


12/19週三,校長再發一封email,再次強調校園安全是校長的第一要務,接下來幾個禮拜學校將會增加警衛巡邏的次數,持續演習,防患未然。


新聞事件大概都撐不了兩個禮拜的熱度,就在大家快要忘了這件事時,Gazette2013年1月9日發出一則報導,蒙郡境內的一名六歲男童因在學校對女同學比了手槍姿勢,被學校處以停課(雖然事後校方已消除這名男童的懲處紀錄)。我知道新聞背後通常有很多的面向,也許有些沒報導出來,也許男童平日素行不良,但我對這個處罰還是感到相當不合理,畢竟還是孩子,真正該檢討的應該是社會上的大人吧。



美國小學的校園管理
我每週都會到孩子的學校當半天的志工媽媽,一學期了,可以明顯感覺美國小學對校園安全的重視。在美國進出校園可不像台灣那麼自由,哪還可以讓你送便當、送雨傘、去運動那種,每次去都得在辦公室登記換證離開時再登記還證,畢竟,誰都擔不起校園槍擊的責任。


以孩子就讀的小學為例,也許因氣候、安全、傳統等考量,美國小學採取一條龍、兩樓高、封閉式設計。


從孩子學校的校門往外看,共有兩道門,平日上鎖,門禁森嚴,一旦察覺不明人士,可先把他困在這個區域,不過若真的遇到持槍闖入,能爭取的時間也很有限。


不像台灣的小學有川堂,有俯瞰中庭的走廊,美國小學的走廊都是封閉式的,教室分布兩旁。如果歹徒闖入一間一間查看,傷亡通常以班計算。


孩子的學校有校園安全管理的SOP流程,每年會定期演習,我記得開學沒多久後就演練過一次。Lockdown演習時,所有學校的門都會自動上鎖,老師必須使教室看起來與聽起來是無人狀態,窗戶拉上百葉窗,教室熄燈,學生遠離門窗並保持絕對安靜(難怪美國小學對不到六歲的小孩也講究紀律,畢竟緊急時發出聲響也許會害了大家),所有校外人士都不准進入...。


郡政府印製的緊急疏散文宣。


1/16,郡政府舉辦Community Action Forum on School Safety and Emergency Preparedness,針對這次校園槍擊事件廣邀各界人士座談,也開放家長參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