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9日

蘭登教授藏身處與全球中文藏書第三多的地方(2/2):Asian Reading Room & Main Reading Room

國會圖書館的主閱覽室。也是丹布朗小說主角蘭登教授為躲避中情局追捕的藏身處。


上次說到我的書被美國國會圖書館典藏之後,我一直還沒探望她,接下來趕緊到亞洲部閱覽室求見她一面。我跟館員說明來意後,先填單,交由館員輸入電腦,再從書庫調出。館員事先提醒我,這裡調書要花較久的時間,請我耐心靜候。我想起丹布朗在小說《失落的符號》提到的情節,對喔,全世界最大的圖書館擁有1.5億冊的書,怎麼都沒看到巨型書架呢?原來數不盡的書架迷宮都藏在地下了。不會有蟲鼠書蠹橫行嗎?放心,國會圖書館的書庫每個出入口都精心設計,保持在零下五度的恆溫,蟲鼠書蠹就算誤闖也被凍到沒有活動能力。哎呀,原來我的女兒住在冷宮,跟眾多小主擠在一起,呵呵。


 凡年滿16歲,持護照或正式身份證,先到麥迪遜館花十分鐘填寫申請表,就可免費申請時效兩年的閱覽證,憑証進入亞洲部閱覽室。所有書籍文獻均不外借,只限館內閱讀。

  
 我努力壓抑興奮的心,穿過金碧輝煌的亞洲部長廊,女兒呀,妳也住得太好了唄。


 長廊內的裝飾細部。


 拐個彎,來到美國國會圖書館亞洲部辦公室與閱覽室。


 可惜亞洲部閱覽室禁止拍照。從門口可窺見兩旁的原木書架,每座書架都廣設監視器。直走到底,可看到一座藏傳佛教的大法輪。



通過柱廊,才能到達"全世界最美麗的房間"
傑佛遜館的主閱覽室,被丹布朗譽為"全世界最美麗的房間"。主閱覽室地下就像機場的行李輸送中心,有許多條輸送帶通向四面八方,所有國會圖書館被調閱的書籍,都要透過地下隧道的輸送帶運送一大段距離之後,才會到達閱覽人的手裡,想必我女兒等一下也是要走這條路才能上來的。


到主閱覽室前,會經過一片充滿日光的柱廊,我第一眼直覺怎麼會有阿拉伯風味呢?


後來在《圖書館的故事》一書得到應證,西元前331年,亞歷山大大帝擘劃亞歷山卓城,城中圖書館受到希臘三哲逍遙學派的影響,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曾是亞歷山大大帝的老師),他們當年在旅途、屋內、市集或廣場對人們進行口授,所謂逍遙就是四處行走之意,


當年亞歷山卓圖書館有通風的開放式柱廊或頂蓋走廊,環繞著室內堆疊的書卷,遮蔽處可供學者聚會研讀或討論,


這些柱廊令人想起希臘三哲在成蔭樹林裡逍遙授課的景況,成為古代圖書館的標準元素。後來柱廊的特色也被羅馬人沿用下來。


這裡,既有現代啟蒙主題、又有文藝復興精神、還加上摩爾人風格,真是~太~美~了!雖然華府還有許多宏偉建築我沒去過,但我幾乎認定國會圖書館是我最喜歡的。


進入主閱覽室前,會看到這幅描繪女神Minerva的壁畫,她是文明、藝術、科學的守護者和推動者。


上一批遊客參觀結束。為了一睹最美麗的主閱覽室,得再上層樓。


在《失落的符號》一書中,主角蘭登教授從國會大廈的地下隧道逃到國會圖書館的主閱覽室,後來又從主閱覽室的輸送帶逃出去,前往華府國家大教堂尋找庇護...。


中央借書櫃台,八個櫃台圍繞著一個巨大的八角形櫃子。可惜這裡不開放參觀,遊客只能從高處的玻璃窗往下張望,拍攝的角度受限,照不到八角形櫃子。


十六座人形銅像圍繞著主閱覽室,真的很壯麗。


蘭登教授進入八角形大櫃子裡,走下一道陡峭樓梯,進入下方意外空間...。橡膠輸送帶躺起來冰冷,他像石棺裡的木乃伊那樣雙手交疊在胸口,隨著輸送帶,穿過牆上的洞,滑入黑暗中,被圖書館吞噬。



終於在亞洲部見到女兒了
好不容易,聽到亞洲閱覽室的輸送帶上傳出喀拉喀拉的聲音,書終於送達,館方派出會說中文的人出面轉交給我,我算了一下交書時間花了20分鐘,進宮看女兒一趟還真不容易哩。當操著中國口音、理著平頭的張先生把《你一定要認識的越南》交代我手中時,我掩不住內心的喜悅,我的書在台灣是平裝版,到這裡卻變成精裝版,原來這裡每一本書都是精心打扮後才能入宮的。他很親切地跟我說,好好看看自己的書吧,能被國會圖書館選入的都是永久收藏喔,我們下午五點關門,還示範了館內使用的讀秀簡體中文查詢系統(duxiu)給我看。


目前美國國會圖書館的亞洲部底下設有五組:中國蒙古、日本、韓國(南北韓)、東南亞和南亞,藏書超過280萬冊,占最大宗的是日文書有115萬本,與二戰後美軍大量收集日本資料有關。第二多的就是中文藏書100萬冊,這裡的中文書可說是全世界除中國、台灣外,擁有中文書最多的單一圖書館,也是西半球最豐富的收藏。即使是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的中文書也只有它的2/3,大英圖書館的中文收藏,甚至亞洲收藏也在它之下。


據說在美國研究中國主題的博士生,75%的都使用過這裏的中文資料。不能小看這裏的美國人,他們很多人中文好得不得了,甚至可以流利地閱讀古書的文言文。



中文藏書源自同治皇帝
1867年,美國國會通過了國際書籍交換法案。隔年,美國政府贈書予中國清政府。


1869年,同治皇帝以《本草綱目》在內的10種共933冊的明、清刻書回贈給美國政府,這批贈書成為國會圖書館中文典藏以及亞洲典藏的開始。之後的百年內,美國通過傳教士、外交官、萬國博覽會、二戰等各種途徑,收藏亞洲書籍。早期收藏幾乎都以中文與日文為主。


1928年,國會圖書館正式成立中文部,由1915年到中國山西傳教並教授英文長達十年之久的恆慕義(Arthur Hummel)擔任首位主任。中文部當年的訪客包括宋子文、孔祥熙、東條英機(二戰日本頭號戰犯)等顯赫人物在內。很多學者在這裡完成了博士論文的撰寫,胡適就是其中之一。


1931年改稱為中日文部。1932年擴大為東方部。1942年改名為泛亞部。


1960年韓戰結束後,美國深感自己不了解亞洲,開始在大學設立亞洲研究中心,並加入韓文書籍收藏。


1978年正式定名為亞洲部。


2003年,館方聘請1954年自台灣師大畢業後赴美深造的李華偉博士為亞洲部主任,他是亞洲部有史以來第一位華裔主任。我從一篇李博士的訪談文章才一解多年來的困惑,為什麼宋楚瑜、錢復夫人田玲玲、張超英夫人楊千鶴等早期赴美的人都念過圖書館系所?原來韓戰後美國想要了解亞洲,開始積極收集亞洲資訊,連帶興起圖書館的就業熱潮,有了這層考量所以很多華人留學生才唸圖館系的。目前亞洲部主任是邵東方博士。



中文館藏珍品代表
目前亞洲部典藏的41冊《永樂大典》公認是中國以外收藏最多的了,占全球現存《永樂大典》的1/10。5044冊的《古今圖書集成》 是1908年清朝政府為了答謝美國政府退還將近1,300萬銀兩的庚子賠款所贈與美方的書,因此別具意義。館內目前收藏年代最久遠的中國古籍是西元975年的佛經《一切如來佛心經》。此外還收藏了多部珍貴的敦煌寫經、清末科舉考卷,中文善本書、中國地方志、古地圖等。整個亞洲部到底有多少中文古籍,其實誰也不清楚,據說還有25萬冊還有待整理。


除漢文外,亞洲部常有喇嘛高僧到訪,借閱藏文經典,也有很多滿文和蒙文的古籍。不過,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是雲南納西文獻。 納西文字是世界上僅有的、仍然有生命力的象形文字,這裡所藏的納西文本雖然非全世界最多,但卻是全世界最好的納西文獻。



歸途
離開國會圖書館後,在回家的路上想著:我來美國快兩年,始終有進不去的感覺,畢竟在美國凡事都得自己來,氣力很多時候都花在生活瑣事上,不像在越南有鶯媽與老辛桑,真懷念每天傍晚可以不用煮飯悠閒地帶小孩散步的時光啊。直到這次,因為這趟美國國會圖書館之旅,我好像才真正找到切入美國的角度,也許是時候擺脫越南這個舊愛,好好珍惜眼前這個美國新歡才對。



女兒啊,宮裡不比家裡,要好好照顧自己。娘下次再來看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