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4日

甲板上的鄭愁予和聶魯達(3/5):Dock at Port Canaveral

喜歡海,泰半是受到鄭愁予和聶魯達的詩的影響。


經過日的船上洗禮,接下來進入我最愛的,位於頂樓的,戶外甲板區。從掛滿旗幟的昂揚船頭,到冒著黑煙的煙囪船尾,走在初夏海天一色的甲板上,其實頗具涼意。老爺平日缺乏運動,這次抽空得閒,每天清晨都在這裡慢跑,跑四圈等於一英里,1.6公里,連續跑了幾天,他說越跑越輕鬆,越跑越愛跑,真替他高興,看來運動真的會分泌腦內啡。甲板區有很大的戲水池,是泡腳、聊天、傳遞雞尾酒的社交場域,無法用來真正游泳,220英尺寬的巨型螢幕,不時播送熱鬧歡樂的聲光效果。今天抵達佛羅里達的Canaveral港,上船後這是第一個停泊的港口,雖說遊輪上活動很多,但仍渴望靠岸,從沒想過大船入港會讓我如此興奮,難怪水手們一下船都要找女人,海員生活確實單調寂寞哪。


凡此種種皆引我貼近你
彷彿存在的一事一物
芳香,光影,金屬
是一艘艘小船,航向
那些等候我前往造訪的你的小島
(如果你將我遺忘/ 聶魯達)


我從海上來,你有海上的珍奇太多了
迎人的編貝,嗔人的晚雲
和使我不敢輕易近航的珊瑚的礁區
(如霧起時/ 鄭愁予)


偎著所有的舵,攀著所有泊者的夢緣
那時,或將我感動,便禁不住把長錨徐徐下碇
(姊妹港/ 鄭愁予)


海洋自它無底的杯中溢出
長程而緩慢飛行的祭司的鳥群
在靜止的天空劃著十字
(典禮之歌/ 聶魯達)



我動身前往男人與女人相擁的林蔭
為了一探那綿延持續的
無數的海
(在林中誕生/ 聶魯達)


我那時,正是個被擲的水手
因我割了所有旅人的影子用以釀酒
(裸的先知/  鄭愁予)



天隅有幽藍的空席
有星座們洗塵的酒宴
在隱去雲朵和帆的地方
我的燈將在那兒升起
(歸航曲/ 鄭愁予)


這王國的領域。安靜得像是
另一個星球的入口,封住
島嶼嘴巴的線。
(伊斯特島/ 聶魯達)


在海和海的水之間
我們乃如朝陽昇出
而光和熱的我們是另一種海
將使空洞的塵寰......潮滿
(垂直的泥土/ 鄭愁予)


因為在我們憂患的一生,愛只不過是
高過其他浪花的一道浪花
(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  90/ 聶魯達)


我是海的圓心,我立著
最淺的藍在我的四周劃弧
(晚虹之逝/ 鄭愁予)


親愛的,我告訴你這些海上與白日的際遇
我船歌裡的月亮在水中打盹
我對稱的系統如此安排了它
跟著海上春天刺人的初吻
我告訴你:帶著你眼睛的影像旅行這世界
我心中的玫瑰建立了自己芬芳的國度
(船歌/ 聶魯達)


誰能收聽潮湧和浪群的根本秘密──
那接二連三用太陽,而後用哭泣充滿我們的秘密?
(船歌/ 聶魯達)


遠處的錨響如斷續的鐘聲
雲朵像小魚浮進那柔動的圓渾
小小的波濤帶著成熟的慵懶
輕貼上船舷,那樣地膩,與軟
(港夜/ 鄭愁予)


水記起了船的遭遇
(麥哲倫的心/ 聶魯達)


而船長在自己體內發現了鋼
而美洲舉起它的泡沫
而海岸提供出它蒼白的暗礁
被黎明浸濕,因誕生而溷濁
(麥哲倫的心/ 聶魯達)


每一次出航都是歸航
而我不曾留下照片或大教堂裡的毛髮
做紀念品:我總是試著
用我的兩隻手來塑造自己的石頭
(節慶的尾端/ 聶魯達)


大浪咆哮,小浪無言
小浪卻悄悄誘走了沙粒
(港邊吟/ 鄭愁予)


你的眼睛湧動如燈塔四周的海水
(挨近薄暮....../ 聶魯達)


是折斷陰鬱玫瑰的時候了,親愛的
關閉星辰,把灰燼埋入地底
並且,在光昇起時,和那些醒來或繼續尋夢
的人一同醒來,抵達那沒有其他岸的海的另一岸
(船歌/ 聶魯達)


如果船不曾手指無硬繭地回到港口
如果船歌在雷鳴的海上循著它的軌道
如果你金黃的腰在我手中美妙地轉旋
在這兒讓我們屈服於海的回歸,我們的命運
(船歌/ 聶魯達)


這時,我們的港真的已靜了。當風和燈
當輕愁和往事就像小小的潮的時候
你必愛靜靜地走過,就像我這樣靜靜地
走過,這有個美麗彎度的十四號碼頭
(夜歌/ 鄭愁予)


渡口的石階落向幽邃
這港,靜得像被母親的手撫睡
燈光在水面拉成金的塔樓
小舟的影,像鷹一樣,像風一樣穿過
(港夜/ 鄭愁予)


你住的那小小的島我難描繪
難繪那兒的午寐有輕輕的地震
(小小的島/ 鄭愁予)


我往返於海上以及它的國家
我懂得
魚骨的語言
硬骨魚的牙齒
極地的凜冽
珊瑚的血液,鯨魚的
寂靜夜晚
因為我一處接一處地走著,探訪
(典禮之歌/ 聶魯達)


與一艘郵輪同裸於熱帶的海灣
那鋼鐵動物的好看的肌膚
被春天刺了些綠色的紋身
我記得,而我什麼都沒穿
(裸的先知/ 鄭愁予)


早上十點半,船泊好後,我們在Canaveral上岸。不打算參加昂貴的岸上套裝行程,只想走馬看花,下船後港邊就有計程車載我們去商城,一人六塊美金。


帶著孩子逛逛書店,吃吃喝喝,坐一下旋轉木馬。


午餐在此打發,發現船上的餐點比岸上好太多。


午后,返回船上。傍晚再次到甲板區閒逛,這種把沙包丟到對方洞裡的遊戲,


還不如沙壺球(Shuffleboard,一種在地上推圓盤的運動)。很快的,黃昏到來。


撩起你心底輕愁的是海上徐徐的一級風
一個小小的潮正拍著我們港的千條護木
所有的船你將看不清她們的名字
而你又覺得所有的燈都熟習
每一盞都像一個往事,一次愛情
(夜歌/ 鄭愁予)


裸體的你蔚藍如古巴的夜色
藤蔓和星群在你髮間
(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  27/ 聶魯達)


啊    水酒漾漾的月下
大風動著北海岸
漁火或星的閃處
參差著諸神與我的龕席
(野柳岬歸省/  鄭愁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