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4日

要等17年才能聽到的蟬聲:Red-Eyed Cicada in Summer

今夏適逢美國東岸17年蟬的大週期,這群神奇的小東西會在我家附近出沒嗎?


以前每次聽到蟬叫,總讓我想起聯考歲月。後來讀了小說《蟬》,對於民國58年──我們尚未退出聯合國與美國仍有邦交──陶之青第一次跟莊世桓見面就說要去他住處過夜的行徑,暗暗吃驚,吃驚的不是女主角的挑達,吃驚的是我爸媽那輩貌似忠良的人也曾狂狷年輕,爾後再聽到蟬鳴,就會想起林懷民筆下那個叛逆前衛又貴氣的年代。來美國後,感覺美國蟬叫不如台灣那般放肆急促,但今年似乎比去年大聲許多,傍晚散步時,也比去年容易在樹下見到死蟬蹤跡,這事有點蹊蹺,上網一查,原來今年剛好遇上美國東岸17年蟬的大週期呢,換言之正在樹上扯著嗓子的蟬搞不好1996年就出生了......。


17年蟬也叫紅眼蟬
17年蟬有著紅色複眼、黑色身體和橘色翅膀,也又被稱為「紅眼蟬」,是美國特有種,主要分布在北美東岸,我住的馬里蘭州也在其中。另外還有一種13年蟬,主要分布在美國南部與中西部。


紅眼蟬的幼蟲期都在土壤裡吸取樹根汁液,蟄伏17年後,春末夏初時羽化成蟲出土。雄蟬鳴叫目的是求偶,運氣好的,兩周內可找到伴侶,運氣差的就會從見到陽光那日起不斷聲嘶力竭,在第三周逐漸死去。交配後的雌蟬會在樹枝上產卵,卵孵化為蛹後掉落地面,幼蟲就鑽入土裡生活,等待下一個17年的輪迴。從成蟲、交配、產卵到死亡,整個過程只維持短短數周左右,等待17年只為了這幾週,牠們大概是全世界最擅等待、最壓抑的昆蟲了。


我家附近拍到的死蟬,身形比台灣蟬瘦長,牠沒有紅眼也沒有橘翅,應該不是北美東岸特有的17年蟬。


我實在很討厭昆蟲,特別是特寫鏡頭,但為了17年蟬我還是看完這部非常有史詩感的紀錄片。



逃避天敵也維持血統純正的秘密:質數17
17年蟬隨著棲息地的不同,羽化出土的年份也不同,牠在美國形成一個特別的蟬文化,研究的學者相當多。無論是17年或13年蟬,牠們的生命週期和其他4到6年的蟬非常不同,比敵人(如鳥類或其他昆蟲)的壽命都還要長,為什麼會這樣?為何選擇17和13這些質數為生命週期,而不是12、14或16?


有些科學家認為,蟬之所以演化為17年或13年質數的生命週期,是為了避開牠們的天敵或自身寄生蟲的生長週期。假如天敵或寄生蟲擁有5年的生命期,蟬最好的方式就是避開5的倍數的生命週期,如此演化下來,蟬就擁有一個大質數作為生命週期,以17年蟬為例,等於每85年才會遇到敵人,生存機率大為提高。


17年蟬的生命週期是質數,所以跟其他週期的蟬碰頭雜交的機會很少,維持了血統上的純正,再加上天敵少,繁衍的數量也就愈來愈多。質數蟬每次出現都以「數億」起跳,雖然蟬對人類無害,不會叮人,也不攜帶傳染性疾病,但他們大量出現時對人類視覺與聽覺還是造成很多困擾。1970年六月,Bob Dylan 到普林斯頓大學領取榮譽學位時,就因聽到貫耳的蟬鳴,寫下了"Day of the Locusts"這首歌。另外2007年的蟬鳴,也讓擁有百餘年歷史的芝加哥Ravinia戶外音樂節改期,以免蟬影響了古典音樂活動,有的節目乾脆移師室內舉行。



想想我家附近沒有17年蟬也好,蟬聲可達90分貝,跟果汁機一樣吵。


否則到處是蟬多可怕啊,哪有閒情曬被單呢。



質數蟬與美國歷史
1620年第一批清教徒踏上麻薩諸塞州,聽到蟬聲非常害怕,以為是《聖經》中描述的蝗蟲瘟疫,是上帝給他們的懲罰。1633年,簽署《五月花號公約》的William Bradford是第一個記載美國週期蟬的人,他曾形容這些像大黃蜂或蜜蜂的東西發出的聲響快讓人耳聾,這是英國人從沒看過也沒聽過的狀況。美國獨立戰爭時,有人靠著吃蟬解決了飢荒。1843年尚未出版《湖濱散記》的梭羅,曾提到水手們在紐約外海就可聽到週期蟬的鳴叫。1850年代,人們認為17年蟬可怕的紅眼睛和翅膀上的"W"紋是內戰的預兆。1902年,蟬聲差點淹沒當時針對菲律賓政策發表演說的羅斯福總統的聲音。1987年雷根總統批評民主黨的提案揮金如土,他說,"像蟬,再次孵化出來,威脅蹂躪國會"。2012年,美國海軍研發一種無人微型飛機,整個計畫代號就是蟬(C.I.C.A.D.A.),也許哪天美軍發動地面戰爭時還得要靠"蟬"呢!


八月了,蟬聲漸少,中下旬後進入秋季。想要聽到紅眼蟬的聲音得再等17年囉。


2 則留言:

  1. 在偶然想為孩子尋找各國不同暑假生活的機會裡,將您的連結加入最愛....您的文筆真好,看您的文章,欣賞您的照片,是一種享受....謝謝分享....

    回覆刪除
  2. 謝謝你給我這麼溫暖的回應,我又有繼續努力的動力了,感謝。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