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2日

華府地鐵與西半球最長的電扶梯:Washington, D.C. Metro Area


華府擁有全美第二大繁忙的地鐵系統,僅次於紐約。


要跟一個城市發生感情,最好使用大眾交通工具,外加步履不停。去年秋天,我熱衷追尋艾靈頓公爵當年在華府生活的蹤跡,有回早上搭乘紅線地鐵,在Woodley Park出站時,聽到一位黑人在手扶梯盡頭吹著薩克斯風,清冷的空氣飄來爵士樂,耳朵好像喝了杯熱咖啡,頓時倍覺溫暖驚喜。我站著聽了一會兒,路人依稀,掏點零錢放在他的琴匣裡,謝謝他在我尋找艾靈頓公爵紀念大橋前出現,是個吉兆,果然,不久後我順利找到這座橋。事實上華府地鐵曾上演更為經典的街頭音樂會,2007年1月12日週五早晨7點51分,享譽國際的美國猶太裔小提琴家、音樂會票價高達300美元的Joshua Bell,戴著棒球帽、偽裝成街頭藝人,出現在華府 L'Enfant Plaza 地鐵站入口。他托起1713年義大利製造、價值350萬美元的名琴,連續43分鐘演奏了巴哈、舒伯特等高難度曲目,隱藏式攝影機在這段期間共拍到了1097位路人,其中27人掏錢(合32.17美元)、7人駐足欣賞(包含一位3歲小男孩),最後只有1人認出他是音樂家,而《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Gene Weingarten更因這篇落落長的報導贏得了2008年的普立茲獎



好在影片後半部出現了那位手提白色塑膠袋的女士,為這段真實發生在華府地鐵的小提琴實驗畫下欣慰的句點。Joshua Bell辛苦了。



大華府地鐵
華府地鐵比起我去過的馬德里或巴黎地鐵來說算是新的。1976年開通,最初僅營運紅線5站,時至今日,它成為橫跨華府、馬州、維州的全美第二繁忙大眾運輸系統,總長171公里、共86站、5條路線(紅橘黃綠藍)、單日乘客量近80萬人次,而第六條銀線預計2015年完工。


在台北,每年跨年晚會捷運總會創下最高單日人次,但華府很不同,人次最多的不在跨年夜或聖誕夜,而是在總統就職當天。目前華府地鐵單日最高運量紀錄是2009年1月20日歐巴馬總統就職日,當天湧入了超過110萬人次,打破了2004年的雷根總統國喪的85萬人次,從這兒可看出華府真是一個充滿愛國情操的政治都會。


華府地鐵圖。


我的Smartrip,華府地鐵悠遊卡,依照距離、時段、進站時間來計費的。


我初次購票看嚨嘸的自動售票機。第一次買票是在動物園那站,那天很熱又推著小孩,遊客一堆,好在站務員一個箭步三按兩按的幫我。不過等我真的上手還得經過好幾次的反覆練習。


從我家開車到最近的地鐵站也要10多分鐘,我都戲稱它是華府的淡水站。停車場總是客滿。華府地鐵也發生過數起重大傷亡的交通事故,1996年1月,這站就發生過一名隨車員不幸喪生的事情。


以前在台北都坐紅線,現在到美國還是離不開紅線。


趁著小孩老爺上課上班後,隻身搭地鐵進城,好有恢復單身的快感。


我還是喜歡咱的台北捷運,真是台灣的驕傲。


地鐵內部格子型天花板是新古典主義風格。華府地鐵是全美最安全、最乾淨的大眾捷運系統之一,據說拱形天花板可降低犯罪機率,月台與牆壁刻意分開,可預防人為毀損,也使照明更易擴散。2014年1月,美國建築師學會(AIA)宣布,設計超過1/4世紀的華府地鐵系統為"經典建築"。


紅線上Tenleytown-American University站的月台。2000年,警察在這裡逮捕了一名於站內吃薯條的12歲女孩,引起軒然大波,後來法令改為未成年人一年內在地鐵犯規3次才可逮捕。


綠、黃線上的Columbia Heights站。大家要記得喔,華府地鐵是禁止飲食與吸菸的,雖然我親眼看過好幾次有人在車廂內喝咖啡、小孩吃零食的情況。


紅線上的Metro Center站,少數比較華麗的站,離白宮與一堆好餐廳很近。


準備出站囉,喜歡這種小人物的紀念碑。



非常"深"層的戰備考量
華府地鐵規畫之初尚屬冷戰時期,萬一發生戰事甚至核戰,美國人當然要保護首都,萬全的戰備考量是絕對要的啦。目前華府地鐵5線86站中,最深的站位於紅線的Forest Glen,深達地下60公尺(約地下20層樓高),該站設有高速電梯可在20秒直達地面出口;紅線上的Wheaton站,則有西半球最長、全世界第二長的手扶梯綿延70公尺,搭乘一趟需耗時2分45秒(全世界最長的電扶梯出現在莫斯科地鐵Park Pobedy站);而世界第三長的電扶梯就在橘、藍線上的Rosslyn站。


華府某些地鐵站,挖得真不是普通深,每次搭電扶梯都有長夜漫漫路迢迢的感覺,而且坡度陡達30度,


我通常不耐久站,靠左往上走,


呼,終於重見天日。



雖有小確幸,但討厭沒廁所這件事
可惜我家附近的公車一小時才兩班,不然我也喜歡搭公車去地鐵站。華府地鐵除了我之前說的有街頭藝人音樂會之外,還有許多小確幸真實發生著,例如:

  • 聽列車長每站廣播,有的懶得報,有的自high播,有的落落長,有的口音怪,有的尾音長
  • 前面那位女黑人,頭上的辮子繁複的有如立體馬賽克,而且黑人都愛噴有椰子味的香水
  • 身旁的白人太太禮貌地問我哪站下車,我比她晚,她才安心坐靠走道的位置
  • 觀察穿著雅痞的華府白領階級男女
  • 上來三位喉音很重的蒙古族乘客
  • 瞄一下車上學生的素描畫作
  • 偷聽乘客對話。我聽過後座一對夫妻行經 Rockville站時,說到費滋傑羅的墓,真想轉過頭去跟他們討論
  • 有時盯著隔壁白人歐吉桑的耳朵看,長的好像鼻毛的耳毛


來美國最不習慣的就是外出如廁不方便,因為治安或預防犯罪的考量,美國人對於公廁的設置非常斤斤計較,華府地鐵不論哪一站,基本上廁所是不開放的,除非徵得站務人員的同意。唉,還是台北捷運好,姊妹們相揪上廁所,打掃阿桑又親切,好像進行社交禮儀呢。


紅線與橘、藍線交會的Metro Center站。


紅線與黃、綠線交會的Gallery Place-Chinatown站。


藍、橘線上的Smithsonian站,出口就在國家廣場與博物館群之間,遊客如織。


藍、黃線上的King Street-Old Town站。


綠、黃線上的Shaw-Howard University站。


準備搭地鐵回家囉。深入地心之陡峭的電扶梯。


許多地面上的月台會設置這種透明隔屏,大概讓乘客冬天避寒吧。回家前看一下樂透金額累積多少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