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3日

華府路邊攤之台菜思想起:Curbside Food Trucks

華府流動式路邊攤,就在貝爾1880年發明電話的這棟紅磚大樓附近。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5/3/22,此為照片完整版)
剛來美國時,鮮少看到有人邊走邊吃,也沒啥路邊攤,市容雖潔,總乏了人氣,美國街頭不是應該有熱狗、漢堡、甜甜圈嗎?後來在華府發現路邊餐車這種東西,很是興奮,這些流動攤商雖不如台灣生猛有力,但一車一車的各國料理,大型園遊會似的目不暇給。華府最大特色就是擁有176國大使館,這種國際化也影響了路邊攤,熱狗漢堡甜甜圈早退居二線,塔可餅龍蝦卷比薩也不希罕,現在是亞洲、南美、東歐、中東、非洲菜系大行其道,以現煮烹調、健康蔬食引領風騷。我觀察目前街頭尚未出現中菜餐車,大部分亞洲餐車也是這兩三年才剛加入,其中越、韓兩國最為積極,每次逛到珍奶餐車就一整個不服,這是台灣專利吧,建議有志投入美國餐飲的人到華府一闖,就像賣刈包的黃頤銘(Eddie Huang)、賣鹹酥雞拉麵的楊震宇(Erik Bruner-Yang),他們都用台味征服美國。幾次走食華府街頭,嘿嘿,你猜我最愛哪種流動攤車?


來一客8美金的小確幸
美國史上第一輛餐車,可回溯到1860年代的德州,但華府第一輛餐車晚了快150年,因為政治菁英們鄙夷路邊攤,稱它們是dirty water dogs。2009年初,Fojol Bros首次在國家廣場用餐車賣出了印度咖哩,從此帶動華府流動攤商風潮,六年來,定點定時、多元繽紛的印度韓國越南日本牙買家巴西保加利亞夏威夷希臘衣索比亞中東口味的餐車如雨後春筍,目前約有200輛餐車在大華府地區巡迴,改變了以往被譏為美食沙漠的華府街景,成為全美餐車流行地之一。


午餐時刻,你可在Franklin Square,Farragut Square,Chinatown附近街道,看到這些移動式小確幸,找一台自己喜歡的車,排隊點餐,花個8塊美金(不用小費)應證你對這些食物的想像,然後在廣場或公園選個位置坐下,大口咀嚼,偷閒半日,觀察華府上班族百態。某個白領帥哥趁著午休,抓緊時間打電話跟女友道歉昨晚的爭執,我看他手上的Kabab幾乎沒動過,真想替他分攤中東串燒啊,不過,邊吃邊偷聽別人講話之餘,也要留意流浪漢乞食問題,有的遊民希望你出錢幫他買一份,有的還帶著孩子上演苦肉計,總之街頭美食第一課,所有感官都要放亮一點。


這種路邊攤只剩買飲料功能,千萬別在這買吃的,


記得,要選餐車,現做熱呼呼的,好幾十攤可供選擇。


很多白領人午餐時光就這樣度過,


有些遊民睡醒後會乞食。


另一區的街頭車龍也很精彩,


大家領餐後,會互相討論哪一攤好吃,


有些還有黑妞幫你端餐過來。



令人驚豔的祕魯小吃
吃過的餐車中,最喜歡 El Fuego。車主Manuel Alfaro出生在波多黎克, 他曾在西班牙上烹飪學校,後因太太的關係投入秘魯料理,這種餐車通常都是家族式經營。我點了Pan con Chicharron,一種現烤的豬肉三明治,裏頭夾了祕魯洋蔥和祕魯辣醬,搭配炸地瓜條,吮指回味,完全打破我對速食的刻板印象。


掛著祕魯國旗的流動餐車,


車身都有Facebook與Twitter的露出。醬料、紙巾、餐具可自取。


老闆上了《華盛頓郵報》,可我注意的卻是車裡的後照鏡,他們都掛哪些保平安。


薯條、飲料要另外加點。


等了十分鐘。乍看很平凡,份量不少是真的。


咬了兩口,肉炙鮮嫩,醬料夠味,哇,從來不知祕魯有美食耶。



期待一抹台菜的車影
華府餐車歷史才六年,算是新興行業。據《華盛頓郵報》統計,在華府開一間餐廳至少要傳75萬美金以上,還不含房租賦稅水電保險廣告或其他開銷等,因此創業門檻只需5萬美元的流動餐車相形之下,入門容易多了。而且餐廳每年需支付10%的營業稅,但餐車即使生意再好一年只需付1500美金,難怪吸引各國移民相繼投入,平均一輛餐車中午若能服務上百位客人,已足夠小本經營者生活。


這些餐車很懂得利用Twitter或Facebook來廣告宣傳,一則不到140字母的貼文,能讓粉絲及時掌握它們的服務路線,不要小覷喔,據說有的餐車擁有號召5萬食客的實力,因此有關當局也在研究如何利用這些有基層實力的移動企業,幫助沒落社區的再造及振興。


冬天是個大考驗。商家說他們年營業額有八成落在三到十月,雪季對這些二手改裝車的保養很頭痛,當初帶動華府餐車風潮Fojol Bros去年就因無法過冬而歇業了。但也有人趁著寒冬賣起河粉湯麵,生意不錯,當別的餐車無法提供熱食或懶得出門時,越南人可是照常營業,可見湯麵有其市場。


許多餐廳老闆批評流動攤商缺乏社區責任,造成人行道擁擠髒亂等,嫌他們礙眼,說穿了是擔心生意受挫。餐廳老闆結合政要、律師、說客、媒體、名流、企業主等有頭有臉的人,想搶回優雅午餐的主導權,兩造角力不斷。近年來雙方針對路邊攤共修法四次,有了共識,餐車必須遠離餐館500英尺以上的規定地點才可營業,否則罰鍰1000美元。


我想,華府逐漸擺脫官僚的饋口,朝向多元親民的胃口,街頭提供了現成的國際餐飲練兵場,營業同時可觀摩別人步數,能在這站穩腳步的想必功夫紮實致遠。希望未來這片江湖中能出現一抹台菜的車影,前景可期


又來吃路邊攤了,每次光要決定哪台車,都很傷腦筋。


憑菜單文字想像異國風味並不容易,又怕挑了半天挑到難吃的,今天就這台藍車吧。


我點了falafel,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反正花點錢買個經驗,希望不難吃就好。


跟著大家席階而坐,地上雖有污漬,不算太髒,何況還有大垃圾袋伺候著。


Falafel,一種阿拉伯人跟猶太人的中東小吃,中間包著用豆泥去炸的球狀物。賣相雖然較差,


嗯,但味道還可以。料實在,炸物也ok。


看看名主持人Andrew Zimmern如何評價華府路邊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