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0日

你不知道的華府櫻花季與雙橡園戀曲:Tidal Basin With Cherry Blossoms

華府最美的,潮汐湖櫻花。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5/4/19,此為照片完整版)
過去幾年每到春天,我總會行禮如儀去潮汐湖(Tidal Basin)賞櫻,但光整理照片就耗費不少精力,因此從未深究其歷史背景。今年心血來潮,上網查資料時,赫然一整個「櫻花大發現」。華府如今享譽國際的櫻花勝景,得感謝1912年種下的第一棵日本吉野櫻,不過當時台灣也沒閒著,別忘了當時台灣正值日治時期,這則新聞想必登上《台灣日日新報》國際版頭條。而史上第一位在華府種植櫻花的植物學家David Fairchild,娶的就是住過我們雙橡園的電話發明家貝爾么女(參見我之前的雙橡園文章)!更神的是,我從台大張文亮教授的一篇文章推敲出,當年這位植物學家因攝影作品深獲《國家地理雜誌》主席、也是後來岳父大人貝爾的賞識,常到雙橡園吃飯、聚會甚至過夜,因此結識小他11歲的Marian Bell進而相戀。1905年春,36歲的科學家與25歲的千金女結婚了,兩人婚禮就選在雙橡園舉辦!婚後,David Fairchild引進日本櫻花試種在馬里蘭自家與華府公立學校,實驗非常成功,讓他興起在潮汐湖廣植櫻樹的想法。我這麼說吧,如果沒有貝爾慧眼識英雄,如果沒有雙橡園,說不定華府就沒櫻花可看了,哪還有今日這番人間四月天呢。













完全走自己風格的日裔美籍.櫻
潮汐湖櫻花源自1912年,起初由美國民間發起,後經美日政府促成,以吉野櫻(Yoshino)為大宗,象徵兩國邦誼友好。後來雙方經歷了二戰、修好等過程,這些日裔美籍櫻都扮演恰如其分的角色。現在你看到的3千多棵櫻樹其實已非1912年那批,而是後來種的,因為櫻樹壽命平均約4、50年,百年來,美日兩國時常對於櫻花育種、嫁接、確保本家遺傳譜系,交換心得。


我每次賞櫻都沒遇上日本人,也沒聽過有人用日語交談,穿和服的,都非真的大和撫子,總之,華府櫻花完全走自己的風格。多嬌的枝椏,搭起了拱門花簇,扛畫架的,推嬰兒車的,盛裝出席的,野餐辦桌的,看書睡覺的,慢跑健身的,坐遊覽巴士的,眾人合力把湖岸妝點得熱鬧有趣。有時風大,颯颯一吹,花瓣如雨絮飄落,拾起如片片細雪,置身其中爛漫英燦又不失素潔典雅。我最喜歡走在小羅斯福總統紀念碑馬丁路德金恩紀念碑那段路,因為那裏風小,拍照時頭髮不至像瘋婆一般。下次你來到這,請勿觸摸櫻樹,別學他人拉枝擺姿的,因為梢末一旦斷裂容易招致菌蟲。











六位女性串起的百年水岸櫻花史
早期華府是一片沼澤地,建造潮汐湖,主要用來調節波多馬克河漲潮與退潮的水量。潮汐湖從原先單調的景觀蛻變為世界級的景點,得感謝一位外交官胞妹、兩位前第一夫人、三位日本大使夫人,這當中還穿插老天故意考驗的珍珠港事變。百年來,她們六人接力賽合作,才有今日的漫天絢爛,實屬不易。











最早提議華府種櫻花的是Eliza Scidmore,當年她隨外交官哥哥進出亞洲多次,特別對日本櫻花念念不忘。1885年當她從日本返回華府時就曾鼓吹,無奈當時沒幾人去過日本,更遑論種櫻了,因此她的建議在接下來20年都石沉大海。她曾出版China:The Long-lived Empire,書裡還提過台灣,她說當年福爾摩沙常有洪災飢荒颱風,還說早年中國人視鐵路為怪獸,因此把史上第一個火車頭運到福爾摩沙丟棄,任其在海邊鏽蝕腐朽。


1906年,前文提過的植物學家David Fairchild,從橫濱進口了百棵櫻樹試種在他婚後Chevy Chase的家,有了經驗值後,他又訂了300株發給華府公立學校,正式把櫻花帶入華府。他非常推崇Eliza Scidmore之前所做的努力,稱她是這方面的權威。











1910年首批樹苗慘遭病蟲害
David Fairchild的移植成功,重新燃起Eliza Scidmore的希望,1909年她決定寫信給當時也有旅日經驗的第一夫人塔夫脫(Helen Taft),請求協助在潮汐湖廣植櫻樹的計劃。第一夫人很快應允,接著日裔化學家高峰讓吉( Jokichi Takamine,發現腎上腺素)也共襄盛舉,促成日本捐贈2000株東京櫻苗給美國。無奈隔年這批樹苗抵達後,檢疫出病蟲害,必須予以銷毀,造成美日兩國不小的外交緊張。











1912年二度栽種終於成功
後來東京市長尾崎行雄(Yukio Ozaki)提議第二次捐贈,這次數量增至3020株,以吉野櫻為多。1912年春天,樹苗安全通關,由第一夫人塔夫脫和日本大使夫人珍田(Iwa Chinda)出席首植典禮,共同在潮汐湖畔種下兩株吉野櫻。當年兩位夫人手植地點現有一面紀念銅牌。


1912年潮汐湖最早種下的兩株櫻花,就在這裡。








珍珠港事變櫻樹遭砍
1941年底爆發了珍珠港事變,美日兩國開戰,連帶殃及了這些櫻花的命運,當時有四棵櫻樹被砍倒,據推測是為了報復日本。當時美國政府怕事態擴大,一律稱這些櫻花樹來自東方而不提日本。1952年戰後多年,東京因二戰損失了許多櫻花樹,請求美國能讓移居海外的本家後裔,鮭魚返鄉,好幫助東京恢復往日花海。果然,美日靠著櫻花,重修舊好。


1954年,日本贈予美國這座300歲的石燈籠,用以紀念美日和平。


1958年日本又捐贈這座石塔,祈願兩國友誼長存。





第三度捐贈,後來連天皇先祖也參一腳
1965年日本第三次贈送3800棵吉野櫻給當時的第一夫人詹森(Lady Bird Johnson),詹森夫人和日本大使夫人竹內(Mrs. Ryuji Takeuchi)重演了1912年的植樹儀式。1999年,日本又給了美國50株從1400多歲櫻樹繁衍出的櫻苗,據說那棵櫻樹是日本26代天皇,在1500年前為慶賀自己登基而親手種下的,非常珍貴。




















































2 則留言:

  1. 下篇內容相似度極高!!??

    http://theme.udn.com/theme/story/6774/1594383-%E6%AB%BB%E8%8A%B1%E5%82%BE%E8%A8%B4%E7%BE%8E%E6%97%A5%E6%83%85%E4%BB%87-%E8%B7%9F%E5%8F%B0%E7%81%A3%E6%9C%89%E9%BB%9E%E9%97%9C%E4%BF%82%E2%80%A6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我今天也才剛發現這篇文章,確實參考我文章之可能性很大。不過你的留言顯示也讓我很欣慰,證明大部分讀者眼睛還是雪亮的哩。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