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6日

清朝駐美公使館成立那年,台灣出現亞洲首座機械鑽探的油井(2/4):Qing Dynasty Legations in DC

這棟白屋,很可能是1878年清朝首座駐美公使館。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5/5/24,此為增修版)
上次受到華府使館月的刺激,讓我興起尋找當年R.O.C.大使館的想法。不料,上網查資料一查不可收拾,好像隨口喊了芝麻開門門卻關不起來的窘境,因為我們第一座大使館沿用的是清朝駐美公使館,這下可好,只得再追到清朝,才發現台美關係淵源之深,超乎想像。繼英國人發現基隆煤礦優於利物浦與廈門後,1849年美國「海豚號」(Dolphin)艦長William S.  Ogden也來到基隆探勘,確認礦美價廉後,隔年開始以每噸7-8塊美金採購。1854年,美國人興起購買台灣的念頭,包括:駐日總領事赫利思Townsend Harris、駐華公使伯駕Peter Parker、商人奈伊Gideon Nye、海軍司令培里Matthew Perry等,他們認為台灣地理位置有如亞洲的古巴,對鞏固美國商業、軍事、運輸利益有幫助,但皮爾斯總統考量南北黑奴問題日趨嚴重,也怕影響在華利益,此案最後不了了之(該惋惜?慶幸?)。之後,美國為換取經貿特權再花4.5萬美元建設打狗港,換言之南北戰爭前美國國旗一度在高雄飄揚近兩年哩,也讓其他海賊望旗興嘆,不敢來犯。1867年,美國商船羅發號(Rover)在屏東恆春擱淺,船長Joseph Hunt及海軍少校Alexander MacKenzie一上岸即遭排灣族出草身亡,此事導致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Charles Le Gendre)抵台與頭目卓杞篤交涉。這位打過南北戰爭的獨眼將軍為了與頭目談判,開始研究福爾摩沙港灣、史地、政經等,據說他會說閩南語、中文和一部分排灣語,親日的他後來幫日本發動牡丹社事件,催化了日本殖台的企圖。


1868蒲安臣出使那年,梧棲引爆了樟腦戰爭
當英商必麒麟 (William Pickering)在台灣梧棲、因囤購樟腦被清朝查緝隨後引發英軍攻打安平港的1868樟腦戰爭時,同年美國與清朝簽訂了《蒲安臣條約》(The Burlingame Treaty),梁啟超稱此為罕見的平等條約,等同最惠國待遇。這個條約有趣的地方在於,是美國人與美國人簽的,當時清朝委由退休的駐華公使蒲安臣(Anson Burlingame)代表中國,在華府與美國政府訂約,不僅給予華工合法身分與居留權,也開啟了官派留學契機,美國因而取代當時國力最強的英國成為留學首選,這股潮流至今不墜。蒲安臣被林肯總統任命出使中國後,與清朝關係一直友好,這與他是廢奴主義者、對人道人權的堅持有關,馬克吐溫讚揚他是一位「無論在基督徒或食人族中都同樣受人尊敬的人」,會替黑人發聲的,才會替華人爭取。可惜條約簽完兩年後他就過世,得年50歲,如果多活幾年,或許會改寫東亞歷史。


1868年清朝派出第一個出使美、英、法、普、俄的使節團。中立者為蒲安臣,隨行還有兩位清朝高官、兩位洋人秘書、八名見習團員。
(photo from: http://www.msp.umb.edu/texts/qchiearb.html)



1872清朝派出第一批幼童留美、28歲的馬偕落腳淡水
當年輕的加拿大牧師馬偕決定留在淡水創辦北台灣第一間教會,開始幫人治療瘧疾膿瘡,開始用台語講道,開始招到第一個台籍學生時,同年1872年,清朝派出了首批38位小留學生赴美求學。這批留著長辮、帶著小帽的幼童平均只有12歲,以廣東人為主,他們從舊金山上岸後,搭長途火車跋涉到美國東北部的新英格蘭地區,展開震撼教育的留美生活。清朝前後共派出120名學生赴美,可惜十年不到這個計畫喊停,孩子被召回國,即便如此,仍培養了鐵路之父詹天佑,他在美期間加入耶魯大學棒球隊,超愛棒球的,另外日後官拜駐美公使的梁誠也是代表人物,他向美國討回了庚子賠款才有清華大學的出現。



1878清朝首座駐美公使館成立、台灣出現亞洲首座機械鑽探的油井
當鹿港玉珍齋賣出史上第一批佐茶的鳳眼糕時,主管台灣事務的丁日昌大概無心品嘗,他正為開發島內油礦而傷腦筋。後來他透過唐景星與首位留美的容閎,招募到願意來台的美國油匠簡時(A. Port Karns)與絡克(Robert Locke)。1878年,當這兩位外籍移工與在苗栗公館出磺坑、用機械鑽到全亞洲第一座也是全世界第二座油井時(出磺坑是目前全球最古老的在役油井仍產天然氣),清朝派出了62歲的陳蘭彬與50歲的容閎赴美擔任正副公使。據我對照了Daily Alta California馬里蘭大學文件等資料推測,首座駐美公使館兼官邸很可能是今日喬治華盛頓大學校區的一棟白屋,此處走路到白宮只需十分鐘。


若資料屬實,首座駐美公使館在這營運了8年,繼陳蘭彬之後,鄭藻如、張蔭桓陸續接任。這段期間,《台灣通史》作者連橫出生了;而馬偕在淡水紅毛城與來自五股的童養媳蔥仔(張聰明,Minnie)完婚,婚後蔥仔成為史上第一位環遊世界、第一位到北美洲、第一位在國外分娩的台灣人,1881她還去過芝加哥和舊金山,也許是第一位到美國的台灣人呢?1882年美國通過充滿歧視的《排華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不知當時在這辦公的鄭藻如怎樣斡旋?無論如何,1885年俗稱西仔反的法軍從基隆、淡水、澎湖撤退的好消息應曾傳到這間屋裡,想必替鄭大人扳回不少面子。


華府碩果僅存的希臘式建築古蹟,後方有座小花園。若為住辦合一的使館,我覺得有點太小。地址:1925 F Street NW, Washington D.C.。


門前花圃有塊牌子寫著建於1849年,但完全沒提清朝的事。這裡前身是Alexander Ray House,南北戰爭時曾是監獄兼軍方辦公室。後來成為華府著名沙龍,出沒的都是政治菁英,屋裡決定過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及巴拿馬運河所有權。目前屬於喬治華盛頓大學資產。


試想,當年台灣人留著辮子到華府,遇上緊急事件還得到這求助大人。可惜三位前後任公使陳蘭彬、鄭藻如、張蔭桓均不諳英文,得靠副手翻譯。


右窗一盆植栽正在進行光合,也許早期窗邊放的是頂戴花翎、蟋蟀蛐蛐罐、黑布鳥籠,鴉片煙具?


希望有人能進一步考證這裡到底跟清朝有無瓜葛。大人萬福金安,草民告退,喳!



1886-93第二座使館原址現為銀行、台灣被譽為最進步的一省
當張蔭桓把駐美公使館從小白屋遷到了今日杜邦圓環、隨後上任的崔國因也落腳此處時,台灣正在首任巡撫劉銘傳積極治理下,成為清朝最現代化的省分,這份評價出自1888年來台考察的美國公使田貝(Charles Harvey Denby)口中。劉銘傳在台啟動洋務改革,舉凡鐵路、軍械、機器、電報、電力、教育、郵政等,他還延攬之前替大稻埕建造堤防的美國人Frank Cass協助改良台茶烘焙技術,這些政績,相信也傳到了華府這座美麗、寬敞、氣派的Stewart's Castle裡。可惜原始建物已拆毀,現改為PNC銀行。


第二座駐美公使舊址,三角窗黃金地段,地址:1913 Massachusetts Ave. NW, Washington D.C. ,


前身為建於1873年的Stewart's Castle。
(photo from: http://www.si.edu/ahhp/cluss_b_StewartsCastle)


與洋人打交道還得靠經驗,所謂一回生兩回熟,


你看第二座使館明顯稱頭多囉。
(photo from: Library of Congress)



1893-96第三棟使館風水欠點、甲午戰敗割讓台灣
當台灣醫學之父、人稱順風耳轉世的杜聰明誕生在三芝北新莊時,同年楊儒把駐美公使館從杜邦圓環搬到了哥倫比亞高地(Columbia Heights,早年是高級區1930年後成為黑人區),也許是圓拱造型的館舍風水不佳還是怎樣,總之隔年甲午戰爭開打。甲午之戰美國表面中立,實則偏袒日本,清朝要求楊儒出面交涉,但這位大人跟前四位一樣不懂英文,還需年僅17歲、尚在華府讀高中的施肇基居中翻譯(民國後施成為駐美公使及首任駐美大使)。


1895年清廷戰敗,割台予日,辜顯榮引日軍進台北城時,許多台人仍持續抵抗並建立台灣民主國,可惜只維持百來天。6月,日人抵達基隆開始接收台灣,當時有三位美國人在基隆港親眼目睹這一刻:John W. Foster(日後官拜美國國務卿)、Hosea B. Morse(日後哈佛東亞學者)及James W. Davidson(日後美國首任駐淡水領事)。另一位在南台灣的哈佛高材生William F. Spinney,本來在打狗擔任外籍關稅員,也因甲午改朝換代而離台。甲午年,大代誌年,蝴蝶效應下也驚動到華府,第三座駐美公使館僅運作了三年。


1895年的駐美公使館。原址在14th Street與Yale Avenue交叉口,但Yale Avenue後來改名,如今可能是Fairmont Street。這屋經過甲午洗禮,已被改建成普通樓房了。
(photo from: http://www.theruinedcapitol.com/2012/07/14th-street-fairmont-st-nw.html)



1896-1902第四座使館終於有人烙英文了、台灣銀行開張後國父來台
甲午敗後,1896年終於千呼萬喚始出來第一位烙英文的駐美公使,伍廷芳(Wu Ting Fang)。關於伍廷芳的英文資料很多,他與老羅斯福總統是朋友,也認識發明大王愛迪生,可見美國人喜歡跟這位出生新加坡、提倡素食的高手過招。胡適曾這樣評價他:「他在海外做外交官時,全靠他的古怪行為和古怪的議論,壓倒了西洋人的氣焰,引起了他們的好奇心,居然能使一個弱國代表受到許多外人的敬重。」


正當伍廷芳忙著把風水不好的使館退租、改租杜邦圓環旁的豪宅時,他或許從英文報上得知剛割給日本的台灣,發生了雲林大屠殺,由於事件慘烈經國際媒體披露後,日本遭受抨擊,治台政策才改為懷柔招撫,但「抗日三猛」簡大獅、柯鐵虎、林少貓仍壯烈犧牲。1899年,從大阪來的銀行在台設立分行即今日台灣銀行前身,或許這樣吸引了需錢孔急的吳仲。吳仲隔年初次來台,待了月餘,在今日萬華長沙街一帶與人密商惠州起義,原來他是34歲的孫文。十多年後,這位革命黨人得到伍廷芳支持,開創了另一個全新時代,伍廷芳的兒子伍朝樞後來也擔任中華民國駐美公使,還曾幫國父打理過英文講稿。


伍廷芳當年的駐美公使館,前身是Schneider Mansion建於1891年,可惜已拆除,透過google街景服務可知道現為九樓建築。地址:1764 Q Street, NW Washington D.C.。
(photo from: Library of Congress)


伍廷芳與館員們。百年前的使館樣貌,頗不賴嘛。
(photo from: Library of Congress)


身處洋人中的伍廷芳,年近花甲仍透著古靈精怪,身著長袍馬褂不唯諾,難得。
(photo from: Library of Congres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