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5日

征服《紐約時報》的越南頂級巧克力,背後有台商「模」法(下):Marou Chocolate

越南頂級巧克力Marou,背後有台商的貢獻。


(本文同步刊載於風傳媒)
上篇提到百年來的越南可可產業史,這次來說說兩位法國素人2011年在越南創立的可可代表作。Samuel Maruta及Vincent Mourou,一位是法日混血,一位有法美血統,兩人在法國素昧平生卻跑到越南結緣。起初他們在胡志明市的越語班認識,後來一起去叢林徒步冒險,旅途中他們聽說湄公河三角洲正發展新興的可可豆事業,兩人交換許多對巧克力的想像,越聊越熱血。2011年他們決定聯手創業,因兩人姓氏發音相似,各取一半,取名Marou Chocolate,他們也是第一個把巧克力總部設在越南的歐美人士。他們原先一個在銀行業一個在廣告業,對巧克力製作完全是半路出家,最初只能上網依樣畫葫蘆摸索。後來得到胡志明市老外圈的支持與資源,匯集了法式巧克力技巧並從越南小農那裏買到2公斤可可豆,這才真正起家。這幾年經越文、法文、英文、日文、中文等媒體相繼介紹後,今年三月,他們登上美國最主流的《紐約時報》。



看看法國人在越南靠巧克力創業的紀錄。



連比利時巧克力之神都慕名而來
Marou的成功之道是非常重視選豆,他們認為只要豆對了,後面就閒了,產品就賣了,無須靠太多後製來擦脂抹粉,很符合現今食安理念。目前他們的可可豆全部來自越南南部五省:同奈、檳椥、巴地、前江、林同等,各地小農把豆子放在木箱內發酵六天,放在竹蓆上曬乾後,再送到Marou位於胡志明市郊守德郡(Thu Duc)的15人工廠。之後經過烘烤、去殼、研磨、煮漿、冷凝、包裝等程序,然後你就可以在越南各大高級商店買到這款黑巧克力啦。


這兩位法國人,跟他們那些法屬印度支那的祖先們不同,他們不再高高在上,他們認識每位賣豆小農的名字、住哪、家裡鋪哪種地磚。他們與小農建立了中間無盤商介入的交易機制,他們願付高於市價的金額,換得小農品質與信賴。結果他們一炮而紅,引來了全球知名的比利時巧克力之神Pierre Marcolini的注意,這位號稱巧克力界的路易威登,也開始跟著Marou採購起越南頂級可可豆。從此比利時甜食雷達中,出現了亞洲旗手越南。


Marou的巧克力依據種植省分來命名,因為都是單一地區來源,風味純粹粗曠有力,跟我們喝越南咖啡的感覺差不多。像是巴地省的黑巧克力,我一咬下羅望子、南洋釋迦、人參果(sapodilla)等越南水果記憶全部回來;檳椥省的充滿椰子味;前江省的有蜂蜜味。還有一款號稱是越南金銀島限量版,來自湄公河新富東島(Tan Phu Dong),據說有甘草、奶油、榛子味,可我只吃出酒酸味。


來自越南巴地省的黑巧克力,是Marou最具特色的產品。


越南金銀島的位置。噓,黑金出沒。



得獎的設計、台商的模具
有了好產品,接下來如何呈現整體包裝概念也很重要。Marou堅持與在地元素結合,因此找上了胡志明市的設計公司Rice Creative。Rice Creative由越僑Chi-An De Leo和Joshua Breidenbach於2011年創立,旗下成員均具有越南本土與國際多元的文化背景。雙方從鮮豔的可可豆筴發想,配合熱帶叢林與越南農作氣息,加上越南人力便宜,可採用手工絲網印刷,因此整體設計給人一種華麗的泥土意象。這裡,恕我實言,其實Marou的包裝紙有點像是我們拜拜用的金紙,但正是這股來自亞洲泥土的常民傳藝,才顯出越南巧克力與歐美品牌的不同,進而吸引歐美目光,成就雙方合作在2014年拿下Pentawards食品包裝設計銅牌獎。台灣設計流行創意雜誌dpi也曾在2012年專文報導這間越南設計公司。


Marou還有另一項秘密武器。一般坊間片裝巧克力上的壓紋多採矩形,方便消費者小塊掰食,但Marou卻採菱形壓紋,看上去高雅不呆板。要呈現菱形壓紋,得要有菱形模具,他們找上了平陽省的台商永欣塑膠公司合作,對台商塑膠射出的開模功力非常滿意。每逢有人到工廠參觀,他們導覽時都不忘提到巧克力模具來自台灣公司。



Marou從製成、印刷到包裝的過程。


Marou創辦人之一的Samuel Maruta與台商永欣公司洽談合作。
(photo from: Marou Chocolate)



2 則留言:

  1. 謝謝您。
    真是"魔法"千萬縷的演繹:法美混血、法日混血、越南農人、台灣商人,法國人發想、越農栽種、台商印刷,西式的高級甜食、亞洲常民藝術的包裝...
    如此"地球村"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你,關鍵字串出爐,看的好認真。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