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當亞洲拿破崙穿上越南高明西服時:Cao Minh Tailor

享譽國際的武元甲將軍(左)與高明西服創辦人李明。
(photo from: Cao Minh Tailor)


(本文刊載於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2016/08/24。此為照片完整版)
前陣子,老爺翻出一件西褲要我燙一下。我接手一摸,料子確實細緻軟涼,適合夏季穿著,熨燙時才驚覺,這是十年前在越南量身訂做的高明西服(Cao Minh Tailor),我寫過不少越南文章,怎麼就忘了介紹他們的西服品牌哩。一般人不會把西裝跟越南連結起來,但高明西服卻是外國遊客到越南會去的地方,在越南時我一件衣服都沒去訂做,當時不懂滿街洋人這麼愛做裳,買不就得了,十年後終於恍悟,那是濃厚懷舊殖民風情的衣戀。高明西服的創辦人李明(Ly Minh),除了傳承法式剪裁,也融合越式傳統針線絕活(例如針腳必須小如蜘蛛蛋,glue inside and spider eggs outside),更親自幫越南將軍武元甲(Vo Nguyen Giap,1911-2013)量身製衣,要知道亞洲沒幾個人像武元甲這樣能對抗法、美、中等三大洲三大國,難怪被譽為是20世紀最偉大的軍事戰略家之一。


高明的領帶與西裝外套,


料子來自1663年創立的義大利紡織家族,Vitale Barberis Canonico。



裁縫:殖民時期開出的淚花
談到越南甚至亞洲國家的西服歷史,都得從港口講起。19世紀歐美的船堅炮利駛進亞洲港口,但沒有一個國家會想看到自己的海軍上岸後,穿著軍服飲酒作樂,因此各大港口開始出現替海員製衣、洗衣的地方。


根據Tim Doling的文章說,法國殖民越南時期,每當船一靠岸,碼頭邊最先喚來的是搬運工及旅店業者,但越南天氣炎熱急需更衣,替換汗濕的衣物,因此裁縫們也得趕緊伺候法蘭西嬌客。法國人對軍服及衣裝要求很嚴格,為了滿足他們對白到刺眼的涼爽亞麻西裝需求,發展殖民地洋裁就很必要。當年西貢製衣業者多是中國移民,集中在今天Dong Khoi街上,他們往往能在48小時內幫法國長官做出整套西裝與鞋子,附帶洗熨髒衣並修理懷錶,當然這背後,壓榨的是當地人力。


彼時,法國人都在傍晚六點後外出社交。大家穿著手工新裳,或拿手杖或揮馬鞭,連隨行的馬車夫或侍從們也都整潔體面。有些貴婦的新衣只穿三次就送給女僕,誰叫西貢裁縫做工精細,價格便宜交貨迅速,加上店家善於模仿圖片畫冊中的巴黎流行款式,根本沒必要千里迢迢把法國家裡的衣櫃搬來。就這樣,眾人先去草禽園看珍稀的熱帶動物,再去聽露天音樂會,討論賽馬場次,參觀沼澤渠道......,當街頭出現越來越多白色身影,視覺的群聚效應,飄洋過海的法國人便不再想家。


法國殖民者的穿著。
(photo from: http://www.historicvietnam.com/leaning-cathedral-of-saigon/)



幫亞洲拿破崙製衣的裁縫師:李明
在這樣的法屬印度支那氛圍下,李明(Ly Minh),1923年出生在河內郊區一戶窮人家裡。12歲時他到河內從裁縫學徒做起,想必經歷燒鍋爐洗衣、用嘴噴水熨燙衣物、踩裁縫車趕工等艱苦歲月,也應該吃過不少法國老闆或客人的排頭。


1948年,25歲的李明正式在河內開店,除了製衣,還翻譯了好幾本法文裁縫書,琢磨心法。之後他到了西貢,高明裁縫店就開在熱鬧滾滾的賭場旁,他的兒子Ly Van Cuong憶起童年時很討厭裁縫店,因為客人一直來,每每都要犧牲用餐時間,害他常吃冷飯。1968年越戰白熱化,在徵兵壓力下,李明的兒子才決心投入家傳事業。


1975年南北越統一後,西貢所有商號收歸國有,許多老牌裁縫店如Adam都沒能撐過西貢變為胡志明市的時代。李明曾幫革命家武文傑(Vo Van Kiet,後來官拜越南總理很受愛戴)做過衣服,因緣際會下他接掌國營裁縫事業,現今胡志明市Dong Khoi、Le Loi、Nguyen Du等大街,一度都是他培育徒子徒孫的地方。


90年代越南改革開放後,高明成為第一家出口到日本的越南西服私人企業,在日本的資金技術幫助下,高明有了新的氣象,負責打理政府官員的治裝事宜。像是越南現代化推手前總書記農德孟(Nong Duc Manh),以及被美國《時代》雜誌稱為「紅色拿破崙」、「奠邊府之虎」、啟蒙並鼓舞北非脫離法屬殖民的武元甲將軍等,都是高明西服頂峰時期最津津樂道的貴客。


目前高明西服進入家族第三代經營,在河內與胡志明市都有店面。第二代老闆感嘆地說,現在越南人有錢了,但不太願意花一千萬越盾(台幣約1.5萬)訂做一套本土西裝,反而是外國消費者佔營業額三成左右。我記得富美興以前有間高明分店,後來關了也許就是這原因。


李明的裁縫店。
(photo from: Cao Minh Tailor)


李明幫武元甲將軍量身。
(photo from: Cao Minh Tailor)



今日高明西服影片,走過68年歷史。



後記
把時光倒回1934年,11歲的李明還未到河內學裁縫,而我的阿公14歲了,跟著鄉里一位兄長,騎著鐵馬在草屯鎮上收集髒衣回來洗熨,他可是洗衣店的二把手呢。當時他的客戶主要是日籍公務員,像是警察、老師、鎮公所人員等。洗衣需要大量的水,那時沒有自來管線,他每日得去圳溝挑水百擔,五年下來,人稱瘦猴的他體力不支,營養不良,暈厥,所幸年輕,體力恢復後也存到一點錢。之後他又去南投布店做薪儸,每晚店歇,睡在櫃上。最終,20歲的阿公還是轉行了,改去台中找頭路,而遠在河內的李明,依然在裁縫店熬著。


至今,所有家事中我較為喜歡的就是熨燙衣物,大概是身為洗衣店後代的基因吧。這段與做裳相關的家族私史,就一併寫在這了。



4 則留言:

  1. 閱讀起來好有身歷其境的感覺,是現在坊間各大品牌西裝少有的鮮明歷史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非常高興聽你這樣說,謝謝回應。原先以為這種主題對長居美國的讀者來說比較冷門哩。

      刪除
  2. 時空因素影響了事件的成敗-手藝再"高明"的西裝裁縫師傅,應也承認當今謀生不易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