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7日

華府最女力的戰袍「食」光:Tabard Inn in D.C.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6/8/7,此為照片完整版)
美國首都華府有幾間老牌餐廳,除了我介紹過的開國之湯Gadsby's Tavern、總統沙龍Old Ebbitt Grill、求婚勝地Martin's Tavern、冷戰間諜Occidental Restaurant、黑人民權Ben's Chili Bowl之外,今天要說的是女力代表Tabard Inn。沿用喬叟《坎特伯里故事集》典故、榮登全美最佳早午餐的Tabard Inn,中文譯成戰袍客棧,營運至今近百年,繼1922年女性創業典範、二戰海軍女兵宿舍等女性風潮之後,年底,這裡有機會見證史上第一位美國女總統。之前店裡還出了個華府首席女調酒師Chantal Tseng,居然姓曾,引起我注意,直覺她或許與台灣沾親帶故,可惜我2014年第一次去的時候她已離職,另起爐灶。Tabard Inn距離許多台灣政要必訪的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非常近,走路只要5分鐘,美台雙方常在此餐敘,交換意見,最近來訪的名人是朱立倫,去年他曾在這用過早餐。


地址:739 N St NW, Washington DC。



見證女權女力的歷史餐廳
早年美國,上餐館吃飯、喝酒、抽菸、社交只於男性,當時好人家的女性若隨意暴露在公共場所,對名聲損害很大,因此女性外出用餐須附庸於男伴,許多高級餐館甚至乾脆規定,若無男性陪同的女性是無法進入餐廳就座,當時的風俗民情可從Edith Wharton原著改編的電影《纯真年代》(The Age of Innocence)窺見一二。所幸到了1920年,美國女性在一次大戰時撐起的一片天,終於在戰後這年贏得了投票權,但這股性別平權的潮浪,又逐漸被一批批返鄉的男性搶奪回去。女人開始思索,如何正派社交不受閒言?有無創業自立之可能?


1922年,一位喪偶女士Marie Willoughby Rogers,有鑑於華府有許多專供男性飲食場所,但女性能單獨去的地方很少,因此決定買下杜邦圓環附近建於1880年代維多利亞時期的房子,開始經營起下午茶屋(tearoom),專辦女性聚會,希望姊姊妹妹們仿效中世紀《坎特伯里故事集》那間客店裡的朝聖者,誰能把所見所聞講述的最精彩,誰就可以免費獲得飽餐好料。後來生意大好,成為名門閨秀的社交場所,女性茶屋遂擴大到旅店規模。


到了二戰期間,沒想到戰袍客棧真的披上戰袍了,這裡一度成為海軍女兵(Navy Women Accepted for Volunteer Emergency Services,簡稱W.A.V.E.S.)的宿舍,當時有70位女兵集體在這生活受訓,負責密碼、繪圖、氣象、翻譯等工作,當年為女兵負責打理三餐的廚師,也是女性。


1970年創立本店的Marie Willoughby Rogers去世,改由《華盛頓郵報》記者 Edward and Fritzi Cohen夫婦接手,1990年後再由他們的後代經營。不過2013年卻引爆了家族經營風暴,負面消息屢次搬上報紙,廚師員工多人離職。經過這幾年休息養生,Tabard Inn逐漸回穩,今年被OpenTable選為全美最好的早午餐地點之一。



從維多利亞時期撕下來的頁面氛圍
走進餐廳+酒吧+旅館三合一的Tabard Inn,一進門,畫作藝品,褪色地毯,還有Amish風格的抱枕布織品,好像是從小說跳出來的復古場景。在擺著幾盆肥碩蘆薈的窗台旁稍後片刻,我被侍者領過幽暗的抽雪茄沙發大廳,彩繪玻璃,木造天花板,一尊彌勒佛,未點火的壁爐,還有據說是全世界唯一一幅喬治華盛頓沒戴假髮的畫像。


一陣柳暗花明後,來到靠窗位置,背後是一大片爬滿常春藤的紅磚中庭,很是眼熟,不就是我們安平熱蘭遮城的縮小版?餐前濯手,路過日本浮世繪小廳,瞳孔因再次驚豔而呈現放大狀態,女性起家的餐廳,到底是溫軟細膩,更不用說洗手間高雅的宛如伯爵夫人書房,簡直可以待在裡面跟孔雀下西洋棋或玩橋牌了,難怪一直是華府記者、政客、名人、遊客喜愛的用餐地點之一。


環顧餐桌四周,其他白領上班族已進入甜點階段,我咬著意外美味的餐前麵包,橄欖番茄一整個超出期待,午後空中瀰漫著都會氣息,卻不失誘人的慵懶閒適。這裡的甜甜圈很出名,但我點的是南部路易西安那州的美食,窮男孩牡蠣三明治(Oyster Po'Boy),整個早上步履不斷的我,需要鹽分蛋白質,而且那些蚵仔吃起來一點都不窮,富裕的很。聽侍者說,這裡40間客房均無磁卡,無電梯,無電視,一切力求維多利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